叫我小菠菜

放同人文的地方,微博名同lo名

《糟糕时代记事》于远插曲番外(上)

1.上下文请看@别老看 《糟糕时代记事》http://dontlookmydarling.lofter.com/

2.写同人不多,ooc请见谅

3.cp新双花,邹远小天使快让我亲一口!

4.向@别老看 致敬,感谢投喂那么多好文

5.中下不知道在哪里。

6.作者废话好多,如果没问题,go~

 

       邹远有些紧张。

  应该说,从一大早社长的男朋友带着那个叫于锋的人出现在他们的队伍之中开始,邹远就开始抑制不住地燥热,心跳加速,连手心都湿漉漉的——在这么个大冬天里硬生生地出了汗。

  孙哲平前辈告诉他们,社长因为某些原因,不能带他们采风了。取而代之的,是隔壁建筑系的篮球队队长,也是那个让邹远此刻无比反常的人。

  一交出花名册,邹远跟个兔子似的跟着人流溜到了大巴上,还特地选了靠后面的位置,把自己的背包包在怀里,无比希望有个随便谁把他身边的位置占了。

  但显然没人听到他迫切的祈祷,社团里的成员个个都有自己搭伴的对象,大巴上的位置又不拥挤,很快便三三两两的坐定了,而邹远一个人孤零零地坐在倒数第二排,那本来应该社长坐的位置现在正空荡荡的无人问津。

  不要坐过来,前面有好多空位呀,请千万不要坐过来……

  “这里没人吧?我可以坐吧?”

  脸刷一下地红了,邹远根本不敢拒绝,只能胡乱点了点头,也不看他,径自往窗户处挪了一挪。

  “怎么了,跟你家生菜似的胆子这么小。”看到他的反应,于锋只觉得好笑又有点可爱,随意往他边上一坐,笑问。

  不提生菜还好,一提生菜,邹远觉得自己都快要烧起来了,真想挖个地洞钻下去啊。

  生菜是邹远养的兔子,因为某次遛弯的时候被于锋的哈士奇叼进嘴里,直接吓得昏死过去。而自己以为生菜被咬死了,在陌生人面前掉眼泪不说,还闹了好大的笑话。

  现在他用生菜来糗自己,邹远觉得自己好想把脸捂住。

  “哎呀!”还没等他脸色恢复正常,司机大哥猛踩了一下油门让邹远身体猝不及防地前倾,脑袋和前边座椅做了亲密接触,虽说不算撞到硬物,到底还是被撞闷了。

  “没事吧你?”于锋也被在惯性的作用下往前撞了下,没邹远撞得那么结实,转头就把邹远给扯近了,大手朝他额头一摸,还好,没撞肿起来。

  “没……没事……”被男人的大手在额头上揉来揉去,邹远别提多尴尬了,刚恢复了正常意识就往边上躲, 心里不住暗骂自己怎么那么蠢,还是只要这人在,自己就自动开启犯蠢模式?

  “你是太缺乏体育锻炼了,细胳膊细腿的,以后跟我打篮球去,锻炼得结结实实的也不会那么轻飘飘的。”于锋被他躲开了,也不恼,爽朗地笑着,目光炯炯地望着低下脑袋的邹远。

  说真的,他真的很像他养的那只叫生菜的兔子,胆子小不算,还那么害羞,比女孩子都容易脸红。

  哦对了,他还会掉眼泪,一颗颗晶莹的水珠凝结在长长的睫毛上,漂亮得让自己口干舌燥。

  显然,和陷入羞涩模式的小兔子对话遇到了一些困难。但于锋是谁?不屈不挠勇往直前可是他的座右铭啊,不管是打篮球,还是别的地方,诸如求偶。

  “那个,昨晚和你说的事情,有考虑么?”

  “啊?”邹远抬起头来,有点没反应过来他说的是什么事,看他黑漆漆的眼睛,嘴角带着帅气的微笑,眼神却是认真得很。

  福至心灵,邹远一瞬间明白了他问的是什么,愣愣地半张着嘴,脸又恢复了番茄状态。

  “……”

  该怎么回答?哪有人这样直接上来就问一个认识还不到一个月的人要不要和他交往,还请他务必认证考虑的?更何况他们两个都是男生啊!

  可怜的邹远,如果知道他尊敬的社长的男朋友刚见张佳乐第一面时就提出交往要求,一定会打开新世界的大门的。

  “其实这没什么啊,你们社长两口子不是很恩爱?如果你还是怀疑我的诚意的话,接下来我会做得比现在更好。”

  于锋这样说,倒是一点都没有托大。

  事实上,从他一个月前提出要和自己交往的要求后,就极其高调地表现出追求的自己的姿态,甚至还动用上了身为篮球健将最熟练的紧迫盯人。

  不知道从哪里要到了他的课表,只要是公共课,于锋永远会在大教室里给他留一个好位置——当然是坐在他的边上。就算是专业课, 这人也好像一点都不怕被非同专业的笑话,想方设法地翘了自己的课来陪他一起上课。有好几次还被教授点名问问题,竟然都被这人天南地北地胡诌糊弄过去,实在也算是个本事。

  邹远同他讲过很多次,翘课不好,于锋一脸促狭地望着他,逗他:怎么,担心我挂科啊?

  害的邹远点头也不是,摇头也不是,被弄了个大红脸,也只能随便他爱翘不翘了。真是的,建筑系明明是他们学校最热门课业最难的专业,这个人怎么就一点压力都没有呢?

  有几次于锋显然也是累得不行,坐他边上人却是打起了盹,邹远感觉自己有点莫名其妙的心疼,可是转念一想如果劝他,还不定被他逗成什么样了,干脆只做不说,也拐弯抹角地拿到了于锋的课表,尽量把两人重叠的公开课调整到一个时间,让他不至于这样来回奔波。


  白天身边跟着个大型跟宠,邹远这样的好学生除了一开始有点不适应外,后来倒是淡定了下来。他爱跟就让他跟去,反正答应在一起这种事情自己是怎么都开不了口的。

  可是篮球队长的追求策略显然不止紧迫盯人,连他养的兔子生菜也不知道怎么的迅速沦陷,每天晚上带出来玩的时候一蹦跶就蹦跶进于锋的怀里,甚至不顾他身边有一只上次把它吓昏过去的蠢哈。

  蠢哈倒是和主人一条心, 每次见到邹远一个劲地往他身边拱,就算被于锋牵着,仍然贼心不死,那英勇冲锋的模样,看得邹远都于心不忍,主动接过绳子来牵着他,抚摸它的狗头。

  两人的关系似乎日近千里,可是邹远知道自己对和他交往这件事,根本没有办法做好准备。他不提,自己揣着明白装糊涂,就当自己交了个不错的哥们儿,平时日子也能糊弄过去。可于锋的目的却是再明显不过,自己这次出行前的晚上,他给自己打了个电话,只有一句话:这次采风回来,给我个答案吧。

  好烦啊,根本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于锋。如果拒绝,他会不会难过,但如果答应……哎,不管怎么样,自己都有两天的考虑时间不是么?

  邹远带着心事睡着,起床,拿起行李到学校集合,看到社长的男朋友,还有临时带队的人,几乎是迫不及待地问自己要答案。

  说好的采风回来再说的呢!邹远欲哭无泪,只觉得自己心跳的节奏根本不对,完全应付不了现在的场面。

  所幸,他不说话,于锋也没追问,开始逗他聊些别的,比如他出门了生菜怎么办,孙哲平他们家的闹闹前两天和他的蠢哈掐架,鸡飞狗跳……

  

  

  

  

  

  

 

 

 

评论(2)
热度(76)

© 叫我小菠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