叫我小菠菜

放同人文的地方,微博名同lo名

【abo】霸道总裁爱上我02

01点这里

 

1.设定里有韩张生子,未婚先孕,介意的妹子注意避雷。 

2.乐乐是张副队的哥哥,有点蠢萌护短别介意!

3.abo啊abo啊abo,狗血啊狗血啊狗血。

4.ooc别掐好吗啊谢谢谢谢!

 

@别老看 给你加戏双花啦快来

 

  “新杰你放心去吧我这次一定看好小宝贝!”张佳乐也握起了拳头表达他一如既往的决心。张新杰点了点头,走了, 孙哲平锁门回来,张佳乐正怀里抱着小东西,一口一口地哄他吃巧克力派。

  “乐乐也吃。”宋奇英被塞得嘴边都沾着巧克力酱,掰下一块来送给张佳乐。张佳乐心都被小东西融化了,嗷呜咬了一口,这和谐的画面,简直可以去代言广告了。

  只是好景不长,孙哲平走过来,把宋奇英从张佳乐怀里抱了起来放在小凳子上,难得对孩子虎着一张脸:“你知道今天你走丢了,你爸爸和乐乐都吓坏了么?你有没有和他们说对不起?”

  孙哲平这人,不苟言笑的时候,小孩子看了都会有点怕怕,但在这间花店里,他从来没有对谁真的凶过。宋奇英胆子大,知道这个伯伯和乐乐一样宠着自己,经常骑在他的脖子上玩耍,疯起来也是没大没小的,两人的关系倒也算是亲近。这突然之间被人板下脸来教训了,宋奇英心里有点委屈,小嘴立马瘪了起来。

  “哎呀孩子回来不就好了,他才多大,你凶他做什么?”

  张佳乐来打圆场,孙哲平却理都不理,眼神严肃地看着孩子:“宋奇英,你想救小猫,就这样奔到马路上去,有没有想过如果你被撞到了你爸爸和乐乐会多伤心?乐乐的眼睛都哭红了。你是个小男子汉了,做错事情就要道歉。”

  “对……对不起……哇哇哇……”宋奇英终于忍不住哭出来了,边哭边口齿不清地道歉,张佳乐实在心疼,把孩子又抱回怀里给孙哲平一个白眼:“孙哲平你再凶他我跟你急。小宝贝不哭不哭,以后乐乐不会让你走丢了。”

  “呜呜呜,是篮子汉,要保护乐乐,呜呜呜……对不起以后再也不敢了……”肉肉的小手去摸张佳乐的脸,笨拙地安慰着明明比他大了好多的男人。

  “嘿,”孙哲平绷不住表情笑了:“好好,我是坏人,坏人给你们下面条去。”

  说实在的,他真没有凶孩子的意思。但是有人让张佳乐哭,即使是他的亲人,孙哲平发现自己也无法忍受。但一看他和张佳乐之间暖暖的互动,孙哲平又生不起气了,干脆去厨房煮面。这一天折腾的,急着找孩子谁都没吃午饭,现在孩子回来了,先给大的小的填饱肚子是要紧。

  哭累了,又吃饱了,宋奇英很快就被张佳乐哄睡了。横竖花店今天是打样了,张佳乐把小孩子的被子掖好,走到花室去找孙哲平。外边的阳光很好,撒得透明的花房一片暖洋洋的的,剃着板寸的男人正蹲着修建玫瑰的枯枝,给它们包上漂亮的彩衣。

  “孙哲平。”

  男人抬起头,冲他露出一口白牙:“老板,怎么起来了?不陪小奇英睡会儿午觉?”

  “你也知道我是老板?”张佳乐眼睛还肿着呢,瞪人没什么气势,“我告诉你,以后不许凶我们家孩子!”

  “他让你哭了。”

  “那也不能凶!我都舍不得凶他!”

  你舍得凶谁?也就我了。孙哲平心里吐槽了句,耸了耸肩:“你是老板,听你的。”

  孙哲平那么顺从,张佳乐反而觉得自己有些无理取闹了。但是气势上总是要维持身为老板的姿态,硬是昂着脑袋仰视着比他高了半个脑袋的孙哲平,色厉内荏:“嗯嗯,总之,你不听话我就不收留你了。”

  “我好害怕,老板你千万不要赶我走。”

  口气却是调侃的多,哪里有寄人篱下的恳求意味。张佳乐也不知道从何吐槽了,面子上过得去就得了,指了指花房里的兰草:“你把这些兰草修剪一下放到花店去。”然后昂首挺胸地离开了。

  真是的,今天一天丢够了人,还给花店的伙计通通看光了,张老板觉得自己里子面子都丢了个精光,太心塞啦。

  

  

  

  

  张新杰的承诺从来就是有效的,他清楚警局办事的流程,精确计算了自己所要花费的时间,赶在计划内的最后一秒踏进了叶修的办公室,很好,那个Alpha不在。

  “小张来了,坐。”作为局长,叶修一般不会亲自做笔录这种事情,可是耐不住友人所托,一本正经地拿出了笔录本装起了样子。

  “局长,希望接下去我们的谈话只涉及到案件本身,”张新杰像是知道了什么似的,推了推金属边框的眼镜,看叶修的眼神特别严肃正经。

  “咳,当然,我可是专业警察,当事人隐私才不感兴趣。”

  张新杰点头:“那就好。”

  接下来,张新杰用最精炼的语言,恰当的措辞描述了今天上午他的哥哥张佳乐带着宋奇英去买菜,和卖鱼的讨价还价没看住孩子,而宋奇英又因为看到开过来的车差点撞到一只小猫而冲上去救猫最后走失的全过程。没有一丝废话,也没有一毫剖析私生活的意图。

  不好对付呐,叶修点了根烟,心里想着这张新杰人人知道有多严谨认真,一丝不苟,要想从这样的人嘴里套到他想要的信息,真不是一般人能干的活。

  “有惊无险,让你哥哥以后看孩子注意着些。不过话说回来,你认识把孩子送来警局的那位先生么?”观察着张新杰的表情,而张新杰面无表情,只是摇头,言语一丝不漏。

  “不认识,孩子乱闯过去是孩子不对,我会回去教他。今天太匆忙没有时间感谢那位先生,如果叶局认识他的话麻烦替我转达谢意。”

  “好,不过新杰,还有一点我很好奇,你是怎么知道孩子被送来我这儿的?”

  张新杰眼里这才有了点笑意:“他有手机,水果的,能上网。”

  

  张新杰,法医界的高岭之花。身为一个Omega,能够在几乎都是Alpha的司法系统里有一席之地,本来就体现了他不俗的工作能力,可这些都是次要。这个Omega,拥有极高的智商,十八岁进入公安大学,修法医专业,不知什么原因休学了一年,然后用了三年时间读完了正常人需要五年才能修完的学业,还没毕业就以出色的专业能力帮助许多警局破获大案要案,毕业后更是成了香饽饽遭到哄抢。

  警察局是什么地方?一群Alpha中骤然来了个斯文俊美又未被标记的Omega,一群热血的青年人都疯了,心想着近水楼台先得月,一个个不畏惧张新杰的冷淡,努力追求他。可整整一年,张新杰没有表现过任何那方面的需求,也无视任何Alpha的狂蜂浪蝶般的明示暗示。

  高岭之花的名头在小警察们的口中传开了,与之相反的,也有人酸溜溜地说他不正常。

  这话说起来也没错,都二十多岁了,又是性别明确的Omega,哪里有人能够抵抗的住满屋子Alpha的信息素?正常的Omega,就算用了大量抑制剂,在Alpha的信息素轰炸下也早就溃不成军,所以除了身体有问题,也很难有别的合理解释。

  张新杰对这一切都没有理会,一丝不苟的工作是他的全部,为人礼貌而冷淡,人缘说不上好但也绝对不差。

  就这样的传奇人物,一个未被标记的Omega,竟然已经是一个四岁孩子的爸爸了?这事儿讲给谁听谁都能瞎掉钛合金狗眼,不带含糊的。

  

  

  送走了张新杰,叶修转头给就韩文清去了个电话。

  “老韩啊,我看你有戏。”

  “别废话。”电话那头的韩文清声音有点紧张。

  “怎么是废话呢,听哥给你分析啊。他没被标记吧?你肯定也感觉到了,我刚才查了下他的简历,没有婚育史,那个孩子姓宋,户口也不在他名下,应该是他收养的。你有心的话就上,不过别怪哥没提醒你,我们一整个警局的Alpha都被他视作无物,我怀疑他对Alpha没什么兴趣。”

  “他的地址?”

  “喂这可是市民隐私,我能随便告诉你?这不是引诱公职人员犯错误嘛。”

  “算我欠你一个人情。”

  叶修满意地吐出了一口烟圈,听到从不认输的老韩说出这种话真是让人满心舒畅。

  

  

  

  

  

 

 

评论(12)
热度(363)

© 叫我小菠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