叫我小菠菜

放同人文的地方,微博名同lo名

【abo】霸道总裁爱上我03

01   02

 

1.设定里有韩张生子,未婚先孕,介意的妹子注意避雷。 

2.abo啊abo啊abo,狗血啊狗血啊狗血。

3.ooc别掐好吗啊谢谢谢谢!

 

  拿到叶修给的关于那个Omega的身份资料后,韩文清只用了三十秒匆匆扫过,二十分钟后,他的悍马已经停靠在资料里面写的小花店的对面。

  花店有个很普通的名字,叫乐新花店,大概是用他们哥两个的名字起的,门面也就四五米的宽度,规模看着跟街边的早餐铺子差不多。

  韩文清从怀里摸出一包烟,点了一根——似乎因为平时很少抽烟,动作说不上有多利落。他狠狠抽了几口,心情稍微平复一些,按掉了剩下的大半根,再次取过放在副驾驶位上的黄色文件袋。

  这一回,他拿出高考时候做阅读分析的仔细劲儿,逐字逐句把那个人能够被记录下来的过去全部统统读进了心里,五年前的那一晚上也清晰得仿佛发生在昨夜,在脑海里翻来覆去,历历在目。

  韩文清从来不是个细腻的人,但在私生活方面,他从来恪守着清道夫一样的生活准则,不放纵欲望,更不会仰仗着自己的个Alpha以绝对的权利去侵犯任何一个Omega。

  张新杰是个意外。

  韩文清直到今天也不知道,自己那天是怎么鬼使神差地进错了KTV的包间,信息素的吸引也好,冥冥之中的注定也罢。总之他走进了那间房间,看见了一个戴着眼镜,年轻而清秀的青年Omega蜷缩在沙发上,痛苦而无助的时候,二话不说,全面释放了自己的信息素来宣告这个屋子里的Omega是有主的。

  当时应该是为了保护他,毕竟在这样的公共场合,一个正在发情的Omega就仿佛一头待宰的羔羊,屋外的狼群只要破门而入,他是毫无抵抗能力的。

  坏就坏在,他怎么就忘了自己也是个Alpha呢?

  韩文清靠近张新杰,问他需不需要帮忙,但正处于发情期,又被一个强大的Alpha用信息素全部包围的Omega所需要的帮忙,大概也只有一种了。

  张新杰的眼镜以及因为雾气成了白花花的一片,他一定看不清自己,韩文清这样想着,取下了他的眼镜,又问了一次:我帮你?

  也不管张新杰愿不愿意了,把他打横抱起来,一路释放霸道的信息素防着别的Alpha——没办法,这个Omega的味道太诱人了,不是甜,却是像山间的清泉一样带着一丝甜味的冷香,韩文清自己都被这香味弄得脑袋有点不清楚,只是本能地护着他,把他抱上车,24小时的药店总是有Omega专用的抑制剂卖的。

  把迷迷糊糊浑身燥热的青年放在副驾驶座上,系好了安全带,韩文清立刻拿出了抑制剂给自己来上好几下,以为借此可以保持清醒,至少把车开到药店,可他同样忽略了Alpha的抑制剂对Omega,特别是发情期的Omega不但没有任何效果,反而有概率很小,但绝对不能忽略不计的副作用。

  在那样的药物作用下,本来被安全带绑住除了不耐扭动的张新杰突然使劲打开了安全带,带着他清淡又偏偏能够引诱到韩文清的冷香扑到了韩文清怀里,把他扑了个猝不及防。

  “你冷静点……”韩文清实在不想就这样在路边,在他的车上就占一个陌生的Omega便宜,即使他的味道自己很喜欢,那也不行。

  可显然张新杰现在无法听进任何劝说,他用热得发红的身体去磨蹭韩文清的,像只小狗一样用鼻子去嗅韩文清的味道,高度近视的眼睛看不太清人,失去焦距一样迷迷蒙蒙的,手在发抖,却能解开自己的衣扣。

  他咬着唇,几乎抵抗不了本能,动作里有矛盾的迟缓,又不甘心却又忍不住的纠结。可他最终败给了本能。

  连带上韩文清的份,连不占Omega便宜的原则也一并丢弃不顾了。

  没法顾,这满车厢的清淡香甜,这处于发/情期谁都无法抵抗的敏/感反应,这硬生生忍住不愿意叫出来却还是不小心泄露出的呻/吟。

  “安,安全/套,请你。”

  这是张新杰在整场意外中所说的最长,最清晰的语句。韩文清吻着他,随手从车的杂物箱里取出一只——政府规定Alpha和Omega必须随身携带安全用品,以保护处于弱势群体的Omega,即使无法抗拒本能,也至少不要造成其他诸如流产的二次伤害。

  他们一共做了三次,没有标记,韩文清自认不是禽兽,已经没了原则了,底线至少还是要的。

  最后青年精疲力尽昏了过去,韩文清打开车窗让满车厢结合的味道散出去,然后猛踩油门。抑制剂是不用买了,不过把他带回家好好睡一觉总是应该的。

  等天亮了,要跟他道个歉。或许可以问问他愿不愿意和自己交往,从刚才的反应里,韩文清能判断出来他应该是第一次,他没有Alpha的话,就自己吧。

  刚从军队退伍的韩大大第一次觉得有一个专属的Omega也不错,心情飞扬,连夜风都有些醉人。

  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青年消失了,韩文清醒来的时候眉头拧成了一股麻绳,完全想象不到一个刚经历过激烈性/爱的Omega怎么有本事从他的Alpha身边不声不响地离开。没有留下任何信息,除了屋子里残留的冷泉香,韩文清甚至会怀疑自己是不是做了一个梦。

  不对,自己还不是他的Alpha。早知道,应该昨晚就问他有没有被标记的意愿。

  他叫什么来着?妈的,连名字都不知道标记个屁!

  韩文清大大很暴躁,但再暴躁也没用,这城市说大不大,但常驻人口也有两千多万。要从这两千多万茫茫人海里找到一个Omega,跟大海捞针也差不多。

  他试着回到那个出事的Ktv打听,可什么有价值的信息都得不到。哦,ktv经理因为他脸色太黑吓得腿软,送上钱包,那个是不算的。

  后来,用尽方法也找不到人的韩文清有些挫败地想,他们有缘分那样认识,就应该有同样的缘分再相遇第二次。第二次来了,已经是五年以后,而他依然没被标记,却已经是一个四岁孩子的父亲。

  宋奇英?收养的孩子么?韩文清放下文件袋,熄火下车,脚步坚定地朝着对面的花店走去。

 

@别老看  来来来

不过没双花的份哪,自觉不打tag了_(:з」∠)_

评论(21)
热度(322)

© 叫我小菠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