叫我小菠菜

放同人文的地方,微博名同lo名

一见钟情(没有下文的糟糕第二题)

  孙哲平应邀参加一个私人的酒会。

  对于这类活动,他的兴趣一直是不大的。不过碍于兄弟情面,怎么也得露个脸。于是西装笔挺地人来了,原来打算意思意思个半小时就借故离开,可现在已经一个多小时了,他还饶有兴味地端着红酒杯,眼睛不住打量一个美女。

  那美女长得高挑,身高得有一米七五左右,没蹬高跟鞋,酒红色的头发随意地往后扎了个辫子,身上穿了件宽宽松松的晚礼服,完全不显身材,孙哲平随意看了下,就知道估计没啥料,有没有A都难说。

  不过孙哲平一点都不介意,因为那美女长得很对他胃口,不施粉黛的脸蛋清清爽爽的,在一水儿浓妆艳抹的贵妇中格外的招人眼球。除了长得好, 那双长腿也漂亮,包裹在黑色的网眼长袜里,白皙修长,漂亮得他都有点移不开眼了。

  不应该啊孙哲平,虽然也不能说阅人无数,但什么美女也没少见,怎么就挪不动腿了呢?

  难道这是传说中的一见钟情?

  呵,孙哲平,你丫春天也来的太晚了些。

  有了此番认识的孙哲平也不矫情,端着酒想去和人搭讪,可是不巧的是,他刚提步,就有个黄发青年叽叽喳喳地往美女那儿跑去,气还没喘匀呢,一手夺过美女手上的香槟一饮而尽,嘴里还嘀咕着:

  “不好意思不好意思我来晚了!哟哟哟你这身还真不错,行啊乐乐没想到你还挺有模有样的,走走走,带你去见见人快点快点我赶时间。”然后拉着美女走了。

  “是黄少啊,话唠的风格看来一点没改。”孙哲平的朋友楼少正好路过,他是此次邀请孙哲平来宴会的家伙,见孙哲平目不转睛地目送人家,随口说了一句。

  “你认识?”孙哲平问。

  “岂止认识,”楼冠宁笑笑,黄少天机会主义者的风格在他们圈子里可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的,“你别看他咋咋呼呼的模样,操起盘来冷静得不可思议,对局势的把握很有一手。”

  “哦,有点意思。”孙哲平漫不经心地喝了口酒,又问:“那他的女伴呢?也是你们圈子里的?”

  “那倒不是,”楼冠宁摇摇头:“没见过,大概是黄少的女朋友吧。”

  别人的女朋友。这几个字让孙哲平听着耳朵一阵不舒服。他好不容易看上个人,怎么就是别人的女朋友了?

  不管怎么样,这个人孙哲平今天怎么也得去认识一下,刷一下好感度的,于是他呆在角落里等着,舞会马上要开始了,那两人总是要回来的。

  让孙哲平意外的是,再回来,黄头发的小子不见了,美女显然一个人落单了,走到吧台那拿了杯香槟自己喝着,挺百无聊赖的。

  这样的机会孙哲平再错过就注定注孤生了。他走上前去,问:“怎么就你一个人了。”

  美女抬起头来看看他,还挺傲,一笑,却没回答他。

  “我叫孙哲平,认识一下?”

  “张佳乐。”这回肯开口了, 声音比一般女孩子低上一些,有点好听。

  “舞会有点无聊。”

  “可不是么。”张佳乐很不淑女地翻了翻白眼:“要不是黄少天那家伙没义气先走了还开走了我那辆车,我早走了。”

  “哦?”孙哲平笑了,凑她耳边问:“想去哪儿?”

  “随便,离开这鬼地方就行了。”张佳乐不着痕迹地躲开一些,灯光昏暗有些看不清他的侧脸。

  “跟我走,”孙哲平一扬下巴,眼神含着笑意,说出来的话却有些拽:“带你兜风带你飞。”

  “我倒是挺想去的,”张佳乐也对他笑,笑容有点诱惑又有点暧昧不明,眼神流转着,轻声:“只不过我不是妹子,是个男人,你还要带我兜风带我飞么?”

  男人?他一见钟情的对象是个男人?孙哲平只楞了零点一秒,极好的心理素质让他立刻就一耸肩:“现在流行男女平等,谁说兜风是女性的特权,走起。”

  如果张佳乐是男人,那他就不会是黄少天的女朋友。

  这很好,简直太好了。

  

  

  孙哲平的车是低调的辉腾,张佳乐显然也是懂车的人,看到后吹了个口哨,说:“你们真是壕无人性。”

  孙哲平不以为意,为他打开了门,这像是为女士所做的服务在张佳乐眼里也没什么,从善如流地坐进了副驾驶,很有主人翁气势地仰头,吩咐:“开车。”

  “不怕我把你卖了?”孙哲平笑,脚踩油门开了出去。

  “所以我提前告诉你我是男的,不好卖。”

  谁说不好卖的,自己就特别想要他,如果能买,多少钱都不会觉得贵。

  随后又有一搭没一搭的聊了些别的,在张佳乐的只言片语里,孙哲平了解到他前阵子刚回国,今天被发小黄少天拉了壮丁,来伪装一下他的女朋友应付下他的狐朋狗友。他本人没有异装癖,今天这身衣服能穿上都费了他老鼻子劲,特别是那条丝袜,卧槽,分分钟都想找个地方把它脱了可惜是吊带袜,还连着内裤呢,简直想死啊。

  吊带袜,只用两根吊带连着内裤和袜子,孙哲平开车的手不自觉地抖了抖,感觉自己有点糟糕了。草草草,停止联想,这还在开车呢!

  于是一路都听着张佳乐碎碎念黄少天多么多么不是东西,竟然把他丢下自己和他情人风流快活去了,巴拉巴拉的,等他消停了,孙哲平再扭头一看,他竟然睡着了。

  这张佳乐也不知道是真心宽还是假心宽,也不问人家要去哪里,就这样肆意地在舒服的副驾驶座上闭上眼坐着,那放心的架势,孙哲平相信有张床他就直接躺倒睡了。

  这样单纯,也就自己了,别人要是骗了他可怎么办呀。孙哲平心里柔软得过分,没打扰他,关了空调把车窗摇开一些让夜风进来一丝,吹散那若有似无的热度。

  夜幕已经很深,孙哲平一路都开得很稳,主干道上没什么车,天上繁星点点,车里凉风习习,好像一阵睡醒了,张佳乐张开眼舒服地呼出一口气:“驾驶技术不错啊你,没少带妹子兜风吧。”

  “没有妹子,你是第一个。”

  “那可糟蹋了这部泡妞利器。”

  “张佳乐,”孙哲平突然叫了他的名字,第一次叫,听着有些生疏,却意外地好听,张佳乐怔了一下,扭头看这个才认识不到两个小时的男人,突然觉得自己的脸臊臊的,色厉内荏道:“做什么?”

  “如果不是我,你也会随便跟个邀请你上车的男人走么?”孙哲平想了一路,觉得他好像还挺介意这件事的,张佳乐的态度太坦然了,坦然到他无法判断张佳乐是因为放心他才跟他走还是因为别的。

  “……”他这问题一问,张佳乐也楞了,显然,他根本没想过自己会不会跟任意一个提出要带他兜风的人走。但是这个孙哲平,他好像下意识地就信任了他,在穿着女装的情况下跟他上车,气氛怎么看都有点怪怪的。

  “是或不是有什么区别?”

  孙哲平沉默地开着车,似乎在想这个问题该怎么回答,几分钟之后,声音低沉而肯定:“如果你回答是,那说明我并不特别,我就先和你从朋友做起。如果你说不是,我就追求你。”

  心脏像被一把小锤子一下子捶到了心尖,张佳乐耳朵一红,扭头望窗外:“你开什么玩笑。我是男的。”

  “没开玩笑,我知道你是男的,我对你一见钟情了张佳乐。”

  

  简直是会心一击,张佳乐这辈子都没被人这样直白地表白过,心跳超过一百五,脸上热的风都吹不掉。最关键是,他觉得他他妈的,好像真有些心动了!

  张佳乐很早就知道自己喜欢男人,但这些年都在国外,被表白过不少次,却从来对金发碧眼的老外不感兴趣。他知道自己喜欢什么类型的,该死的,其实自己答应跟他上车,是因为孙哲平根本就是他的菜吧?

  只是,才刚认识就谈交往这样的速度真的好吗?张佳乐有点拿不准,捂着脸好想下车。

  “前面有一家酒店。”

  “你禽兽啊!”张佳乐闻言脖子都要红了,扭头一百八十度狠狠瞪了一眼孙哲平。

  “怎么?你打算穿着女装过夜?”孙哲平眼神有点无辜:“而且现在晚上十二点了,我开了三小时,已经出了市区很远。当然也不是不能送你回去,但为了我们的安全起见,最好不要疲劳驾驶。”

  操,这就是跟着陌生人上车的下场,直接去酒店了吗!

  看张佳乐捂住脸的可爱模样,孙哲平笑了,露出一口白牙:“开两间房,你怕什么。”

  “怕你妹啊!你还能把我吃了?”

  被表白后从小妖精变成炸毛小妖精的乐乐,有点可爱呀。

 

  

  

  

  

  

  

  

  

  

  
 礼物截止啦一个个发好累,下次还有好康请赶早,勤留言是好习惯www 

 

评论(60)
热度(266)

© 叫我小菠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