叫我小菠菜

放同人文的地方,微博名同lo名

【abo】霸道总裁爱上我06

1.设定里有韩张生子,未婚先孕,介意的妹子注意避雷。 

2.abo啊abo啊abo,狗血啊狗血啊狗血。

3.ooc别掐好吗啊谢谢谢谢!

4.感觉韩总拿新杰没有办法www


  张佳乐有多纠结,身为弟弟的张新杰一无所知。他像往常一样,时钟精确走到六点时起身拎包,下楼取车。

  张新杰的车是刚生下宋奇英那年张佳乐硬要买的。说是有了孩子没部车不方便,精挑细选之下买了部省油安全性高的日系越野,可他楞是考了四次驾照都没过。张新杰临危受命,一击即中,理所当然成了家里的司机,周末还能带着哥哥和孩子出去踏青。

  以他严谨的生活作风,对车的定期维护,按时保养这些日常是不会忘的,所以当他发现车怎么都打不了火时,还楞了一下——上周才检查过的车,怎么就出问题了?

  拿出手机想找拖车的,一想停车场的信号,电话肯定拨不出去。

  张新杰叹了口气,拔钥匙下车,心里想着得跟张佳乐说声今天得晚回家让他们先吃饭别等自己,就看到一部悍马往他车边上开过来,车窗摇下,张新杰特别不想见到的人沉声:“上车。”

  韩文清出现的第一秒钟,张新杰就心思飞转。他不是这里的员工,出现在这里绝对不是巧合,那他就是故意来找自己的。果然奇英的事情已经被他知道了?张新杰不敢去赌他知道了多少,但从容冷静的法医手心冒汗却是事实。他不着痕迹地深吸了一口气,面上没露声色,试图维持着最镇定的语气,对那个Alpha客气而冷漠地点头致意:“不用,我找拖车公司就可以。”

  “现在是下班高峰期,拖车公司一时半会到不了。”

  “我打车。”

  “你打不到。”

  其实,即使男人不这么说,张新杰也知道这个点在市中心打车简直是天方夜谭,但被韩文清这样斩钉截铁的说出来,就好像把他的退路一把掐死那样,这是张新杰所不习惯的交流方式,更何况,他还有那样的心虚。于是微微皱了皱眉:“那也不劳您费心,我回办公室。”

  “张新杰,你在怕我。”

  “我没有!”语音刚落,竟然从男人的眼神里发现一抹志在必得的自信,张新杰发现自己心跳加速,事实上,他略带激动的话语已经将他的色厉内荏出卖的干干净净。

  “没有怕,就上车,我们谈谈。”

  他可以拒绝的,如果他拒绝,韩文清天大的本事也不可能把他绑上车。可是那然后呢?他不知道韩文清已经了解到了多少,但无论如何,他现在就像是被人翻出案底的犯罪分子一样,心虚的厉害,再努力也很难伪装出云淡风轻来。

  与其这样,不如正面迎击,至少还能把握一点主动。

  张新杰推了推眼镜,走向韩文清的悍马,打开副驾驶的门。上车,关门,系好安全带。抬头看到韩文清一眨不眨地望着他,略嫌尴尬地扭头往窗外看。

  和一个Alpha在一部车里实在太考验人了,何况这人还和他有那样一段渊源。抑制剂今天上午是用过了,希望那样的分量能够起到足够的效果。今天风真大,可窗是怎么也不能关的,他不会傻到让自己再次被Alpha的气息包围。现在的情况,至少还能忍。

  他胡思乱想,心乱如麻。韩文清却仿佛看够了,平日板着脸不苟言笑的脸上此刻却是表情轻松,踩下刹车开出了停车场。

  外边正如韩文清所言,堵的不是一星半点。韩文清的悍马性能再卓越也避不开人民的汪洋大海,等车稳稳停在一家居酒屋的停车位上,已经夜色全黑,月光皎洁。

  一路上这两人一言不发,张新杰只给张佳乐去了个短信说会晚归,其他多余的动作一概没有,如果不是因为两人的气氛实在古怪,倒有点像沉默的出租车司机和安静的乘客。这会儿下车也默契得很,一个没解释,另一个也没多问,一前一后地往居酒屋走去,韩文清报了名字,被身穿和服的女子带进了一间幽静的包厢。

  桌上的茶杯被倒入了烫热的玄米茶,张新杰一路上开着车窗,就算被冷风吹得哆嗦都没有兴起关窗的念头,如今看到冒着热气的茶水伸手去捧。茶水的热气一瞬间便把他的镜片熏得模模糊糊的,眼前白蒙蒙的一片,眼前Alpha的脸看不太清了。

  “眼镜拿来。”韩文清说着伸出了手,理所当然讨要东西的样子。如果是别人,大概钱包已经送上了,张新杰楞了一下马上就明白了他的意图,从善如流递交眼镜。

  男人面无表情地接过,拿起边上精心提供的眼镜布,动作不怎么熟练,不过擦眼镜本来也不需要什么熟练工种,就是韩文清顶着这张脸干这活让人不怎么适应。边擦着,韩文清开口了:

  “是不是冷?下次不用开窗,我有用抑制剂。”看他的模样像一只被热气熏着了的兔子,韩文清心里柔软得过分,声音都不自觉软下了几分,韩总想,自己大概这辈子都没用这么温柔的口气对谁说过话。只有对他,这个虽然看过他生平,知道他一切明面上的资料,却还是像一团迷雾一样的Omega。

  “嗯。”轻声回应了一下,张新杰心里却不以为然。Alpha的抑制剂对Omega的作用太有限了,把希望放在他们身上那简直是心太大了。

  他嗯完,接过韩文清擦干净的眼镜重新戴上,气氛又有些冷静下来了。说实话,韩文清也不是个会主动挑话题聊天的,他习惯发号施令,习惯直球出击,但在张新杰的事情上,他却有点拿捏不准。怕无法把自己的意思表达清楚,更怕吓到张新杰。

  心里有千百个问题,指望这个捧着茶杯目光盯着桌子上那根和风筷子的Omega坦白从宽肯定没戏。韩文清纠结了一会会,还是决定只求出击,问:“五年前,圣诞夜,百乐KTV,意外发情的那个Omega是你对不对。”

  摩挲着茶杯壁的张新杰淡定无比地抬起了头,清清亮亮的眼睛透过被他擦拭得干净的镜片直视着他,不见惊慌,也没有否认。

  被认出是张新杰早就意料到的事情,实际上,上次在警局里两人打照面的时候张新杰就估摸着自己被人认出了。如果他要否认这个身份,那简直是在愚弄一个Alpha的智商,成功率太低了。

  “当时为什么急着走?”韩文清接连着问出了第二个问题,被使用了一晚上后发现一度春风的Omega不见了,这对任何一个Alpha而言都是挺伤人的事儿,所以韩文清对此还挺执着,明明那晚彼此的感觉应该都还算不错……

  “第二天一早有考试。”张新杰没说谎,但即使没有考试,张新杰也绝对第一时间消失不带留恋的。

  “……”韩文清哪里想到他被用完就丢的原因是那么的质朴,脑子瞬间卡壳了一下,观察张新杰认认真真的眼神,完全无法想象这个Omega能顶着这个眼神说瞎话,下意识地就相信了。

  可是相信归相信,这事儿还是不对啊!

  “为什么不留个联系方式?”

  “没有必要的吧。”张新杰把茶杯放下,他此刻已经回暖过来,一路的凉风也把他的脑袋吹得足够清醒了。年轻的Omega推了推眼镜,没有再像一开始那样在韩文清的注视下退缩,他神态镇静,语气平缓:“当然,可能我需要感谢你那天的出手相助。不过这种帮助不是你,也是别人。而我并没有想过接受到任何一个Alpha的帮助后,就需要和他维持什么样的关系,那样是对自己和对方的人生不负责。而我当时离开,也是为了大家能把那种禽兽一样随便发情然后解决发情的行为的后遗症降低到最少。”

 

 

评论(13)
热度(304)

© 叫我小菠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