叫我小菠菜

放同人文的地方,微博名同lo名

【abo】霸道总裁爱上我10

1.设定里有韩张生子,未婚先孕,介意的妹子注意避雷。 

2.abo啊abo啊abo,狗血啊狗血啊狗血。

3.ooc别掐好吗啊谢谢谢谢!我已经在ooc的道路上欢快地裸奔了。。。

4.刷双花!!刷双花!!刷双花!!!!my乐乐就是那么可爱停都停不下来!!@别老看 

 

 

  韩文清是个行动力十足的男人。选定了目标,用最执着最坚定的态度攻克目标对他而言是近乎本能的选择,所以在和林敬言一席谈话后,韩文清雷厉风行地租下了张新杰隔壁的房间,成为了他的邻居——是的,韩文清是一往无前,但他并不冲动,也不是不知道分寸。

  张新杰是什么人?仅仅两次有限的接触韩文清就知道那绝对不是一个软软的以A的意志马首是瞻的Omega。他说他不需要Alpha,在自己信息素全开的影响之下,没事人一样地坚决地拒绝了自己的表白。韩文清可不是没脑子,更不想因为自己的鲁莽和霸道惹他唯一的动心对象反感,所以他决定了,不管张新杰什么态度,他首先得用行动表示自己是绝不会放弃对他的追求。

  现在的张新杰不要Alpha,可以。但他保留追求和守护张新杰的权利, 只要他愿意和A组成家庭,那自己绝对是唯一的人选,不会给任何别的A留下和自己竞争的空间。

  一根烟抽完,韩文清思路越来越清晰,把烟掐灭在边上的垃圾桶里,心里想着时间应该差不多了。一回头,小花店的门口站着一个高高的男人,表情酷酷的,对他抬下巴:“喂,别等了,新杰已经走了。”

  是个Alpha。一个Alpha怎么会从张新杰的花店里走出来?叫他新杰?他凭什么!?

  难道这人是张新杰的Alpha?操!属于Alpha的领土本能瞬间让韩文清的攻击性张扬起来,浓眉紧皱:“你谁?”

  被人瞪了的孙哲平其实也挺无辜,他只是奉命传个话,谁让他的小老板心太软,看到新杰走了,天那么冷,门口的Alpha吹着寒风跟石柱似的等人也满可怜的,就一肘子把孙哲平赶去传话了。

  他摊了摊手,无意继续增加韩文清对自己的敌意,解释了下:“花店里的伙计。”

  看韩文清的表情还是没一点放松的样子,又指了指里边:“张佳乐,我的。”不但是解释,也是一种宣誓主权,他家小老板可迟钝得很,从来没有发现自己对他的心思,但孙哲平不介意把这种心思宣告全世界,免得某些人追人踢了铁板,转移了目标。

  “谢谢。”

  原来是张新杰哥哥的Alpha,韩文清这才收敛起了信息素。不过张新杰毕竟是没被标记的Omega,和这么一个强大的A同处一室也挺不妥当的,即使这个A是他哥哥的男人也不好。

  “不客气,”孙哲平任务完成,转身,突然又想到了什么,回头补充:“他不喜欢没有计划的临时安排, 真要当司机,给他去个短信预约嘛。”

  原来自己被放鸽子是因为没有预约?韩文清有点凌乱。到底得到个看似有用的信息,他冲孙哲平点头致意,男人笑笑,转身回去了。

  “怎么样,赶走了么?”正在算账的张佳乐低头写着字,问。


  “乐乐,你丫,还是心软。”孙哲平把他手里的笔抽走卡擦一声盖上盖放回笔筒,撑着桌子望着他。

  “什么心软,那叫素质!”被捣蛋了,张佳乐睁着眼睛瞪人,倒是没什么威慑力,水淋淋的好看。

  其实他们兄弟俩的眼睛生得挺像,不过张新杰的眼神里总有着冷静的意味,张佳乐的则不同,不管瞪人还是哭,都嗲得很,跟他人一样,像一个被包裹着糖衣的牛奶巧克力,又软又甜。

  顺带一提,张佳乐的信息素也很甜,只不过不知道是什么原因,连孙哲平都很少能捕捉到,偶尔昙花一现,还没顾上品味就不见了,也挺让人无奈的。

  “你的素质就是那么沉不住气把孩子吓哭?”孙哲平笑着刮他鼻子。

  “这……这不是一大早智商没睡醒嘛!”张佳乐躲他的爪子,也懊悔自己的冲动。

  “现在醒了?”

  “嗯?”

  “我觉得那个A,叫韩文清的,不像是来抢孩子的坏人。”孙哲平指指门外,韩文清人已经走了,但刚才短短的接触,孙哲平能感觉到他对张新杰的执着。

  看来那家伙不仅仅是要孩子,还想连孩子他爹一起打包带走吧。

  “你懂什么呀,人心隔肚皮!如果他是好人,能让新杰当单亲爸爸当了那么些年?”张佳乐不屑撇嘴,AA相护什么的,太讨厌了。

  “你确定是他让新杰当单亲爸爸的?”

  “什么?难道奇英和他没关系?那他又堵人又买店的折腾啥……”张佳乐眼睛睁得跟铃铛似的。

  好吧,张佳乐的逻辑总是长使英雄泪满襟的。

  孙哲平抽了抽嘴角,稳住:“我的意思是,会不会是新杰怀孕的事情都没告诉他。你看他这模样,没道理当年不要孩子现在上赶着要吧?而且Alpha有多少能让自己怀孕的Omega离开自己?那是违反本能的。”

  “是这样嘛?”张佳乐皱了皱鼻子,难道自己误会那个黑社会了?不是他抛弃新杰是新杰不要他?虽然好像也挺像自家弟弟做得出来的事情,但护短的张佳乐还是觉得肯定是因为韩文清不怎么样,新杰才不鸟他的吧?

  “如果是我喜欢的Omega怀孕了,我得二十四小时的盯着他,不然都要疯了。”孙哲平一眨不眨地望着张佳乐,眼里含情脉脉,看张佳乐完全没get到他的电波,无奈换话题:“你想,新杰那样的个性, 如果是随便的一个Alpha对他死缠烂打,他会怎么样?”

  “那还用说,报警啊。”

  “对,报警,但现在新杰的态度,几乎是逃避吧?那说明什么,他心虚。”

  “心虚什么。”心虚这词,张佳乐从没想过能按在张新杰身上。

  “那你要问他了。”孙哲平心里猜出个十之八九,不过还是不要告诉张佳乐了,“不过乐乐,换个角度来看,你真的觉得新杰就这样单着一辈子,一个人带着孩子长大,只能用抑制剂对抗发情期,这样真的好?”

  “不是一个人,不还有我呢吗?”

  “张佳乐你的关注点敢不敢对一回?”孙哲平都快没脾气了。

  “哦我明白你的意思,我当然也希望新杰有伴侣奇英有健全家庭,可他那态度,很排斥。”

  “如果韩文清对他认真的,你也别太抵触人家了。说不定人家也没少受委屈,也是受害者,将心比心,你家弟弟不是什么省油的灯。”

  张佳乐眨巴着眼睛想了会儿,叹气:“还得看新杰的态度啊,他也不听我的。不过你不许黑他,他挺萌的。”

  “……”你才萌啊小笨蛋。

  “你不知道啊,当年他不声不响地从外边回来,拿了两封信,说有一个好消息一个坏消息,好消息是他被医大录取了,坏消息是他怀孕了,面无表情的,我都傻了。”

  “然后就再没提过孩子的事情,休学在家里养胎,生孩子,有个词叫什么来着?创伤后应激反应综合症?他一点不提,我也不敢提,就怕他被强暴了。这冷不丁的孩子都那么大了,孩子他爸突然出现了,还不一定是强暴犯,我也没个心理准备……”

  合着这小祖宗之前是把人当强暴犯对待的?很想为战友韩文清同志点蜡啊。

  张佳乐咬了咬唇,认真看着孙哲平:“大孙你说,Omega是不是真的和Alpha生活在一起比较好?”

  “你说呢?”孙哲平挑眉。

  “我不知道啊,我们家情况特殊,我活那么大了,也没感受过发情期痛不欲生的时刻,好像没有Alpha也什么?”

  “那我呢?你把我当什么?”孙哲平表情也越来越认真,收拾了刚才还有些玩味的笑容,逼近张佳乐,信息素在不知不觉中弥散开来,他的心上人说没有Alpha也没什么,他的情绪不稳定,很不稳定。

  “你?我伙计,还有就是哥们儿吧……”张佳乐尤不知死期将至,思考得还特仔细。

  “张佳乐。”孙哲平的声音已经沉了下来,他很少这样严肃地喊过张佳乐的全名,张佳乐怔住了,讷讷的,一时反应不过来了。就听孙哲平继续说,一字一句的:“你真的以为一个Alpha成天围着你身边转只是想当你哥们儿?你脑子里想的到底是什么。”

  被指责了!张佳乐脸刷一下红了,这感觉有点奇怪,他不知道自己的脸是因为恼羞成怒,还是别的原因那么红,身体好像还有点哆嗦,心跳超快的,怎么回事,自己生病了?

  “可是……可是我不是正常Omega呀,我不发情!”到底喊出来了,如果声音不发抖就更好了。

  “乐乐,那可不一定呀。”孙哲平的表情终于柔和下来了,张佳乐的心也放了一点下来,可是为什么他的脸越来越近,鼻尖松木的香味越来越浓,怎么回事……他竟然闻得到别人信息素的味道了?

  没闹明白呢, 唇被吻住了。

  可怜的花店小老板长那么大了,弟弟的儿子都四岁了,自己的初吻却是还没送出去的。这简直有点丢Omega的脸,他的心跳速度已经跳到一百八了, 傻乎乎的感觉到带着松木香的Alpha的气息把自己包围了起来,唇抵着他的,没着急亲,先是温温柔柔地和他四唇相抵,然后慢慢地,用舌头挑开了他的唇瓣。

  属于Alpha的信息素直接通过接吻的方式被交换到了自己的身体内部,张佳乐整个脑子都坏了,闷闷的,不转。舌尖和舌尖碰触到了一起,被席卷着,缠绕着,已经分不清属于谁的唾液了,张佳乐只觉得自己软掉了,从皮肤到骨头,这幸好还是坐在椅子上的,如果是站着,估计就摔倒在地上了。

  “唔唔——”气不够了,孙哲平的信息素原来那么霸道,霸道到张佳乐都不敢呼吸了,小声地用鼻音抗议着。

  “乐乐,有没有感觉?”孙哲平放开了他,自己也动情得不行,不敢太放肆,万一一混乱进入发情期,自己可没毅力克制住标记他的欲/望。

  “啊?什么……什么感觉啊,你这人怎么这样!”初吻被夺走的张佳乐对连招呼都不打的孙哲平怒目而视,眼睛湿润润的,像被欺负得要哭出来,心里直骂孙哲平真是太过分了,他都说了自己不是一般的Omega亲什么亲!

  “我怎么了?”孙哲平笑,眼里的认真确是前所未有:“我只是告诉你我不是把你当哥们儿的。张佳乐,我喜欢你,想做你的Alpha。”

  “……”好吧张佳乐现在确定了,这脸红绝对是臊的,孙哲平这货开挂了吧,没事乱表白什么劲儿啊!老天他心跳那么快又是怎么回事?难道这就是传说中Alpha对Omega的影响力?

  “你不是不正常,如果不正常,我刚才亲你的时候,你喘什么?很有感觉吧。”

  “有感觉你妹啊!”这回总算恼羞成怒的小老板随手抓起一个东西往孙哲平身上砸,被孙哲平利落躲开,再接再厉调戏他的小老板:“标记你的话,会更有感觉的,以后我们试试好不好?”

  “孙哲平你给我滚出去!”

  乐新花店今天也气氛和谐友爱,很好,特别好。

  

  

  

  

  

 

  pspspsps

想把本子印出来糊墙玩呢有人支持嘛。。。没有的话就……留个纪念自己爽爽!

  
  

  

  

 

  

  

  


  

 

 

       

评论(63)
热度(387)

© 叫我小菠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