叫我小菠菜

放同人文的地方,微博名同lo名

【abo】霸道总裁爱上我13

1.设定里有韩张生子,未婚先孕,介意的妹子注意避雷。 

2.abo啊abo啊abo,狗血啊狗血啊狗血。

3.ooc别掐好吗啊谢谢谢谢!我已经在ooc的道路上欢快地裸奔了。。。

4.一直很想写两个小受交流心得,总算满足上了!!(老韩如果知道新杰对自己的评价那么高一定会哭晕在厕所


  在乐乐的帮助下,宋奇英成功地给莫凡打去了电话,也成功地邀请到了莫凡,虽然莫凡除了一个喂,之后都没怎么说话。嗯?问宋奇英怎么知道的?一般莫凡没有拒绝就是答应了嘛,作为莫凡最最要好的朋友,宋奇英对他可是相当的了解。

  和小朋友重修旧好,宋奇英心情Max,连睡觉嘴角都挂着笑容。给他盖被子的张新杰笑着摇摇头,小孩子的世界单纯到令人羡慕。

  帮儿子盖好被子才九点,离张新杰的睡觉时间还早。正打算看点专业刊物,张佳乐站在了门口,怀里还抱着个枕头:“准备上床了吗?聊聊天好不好?”

  您老枕头都抱来了,难道还能把你打发回去?张新杰无奈,放下书本。

  张佳乐立马就笑了,当自己屋子一样走进来,直接往张新杰铺得平平整整的床上一坐,背靠着墙,说:“过来一起睡啊?”

  二十多岁的人了,有时候跟宋奇英也差不多。

  张新杰没恼他鸠占鹊巢的行为,把台灯的灯光调暗,真的坐到了张佳乐边上,兄弟俩一起靠着墙,在昏暗的小屋子里,难得的安静和温馨。

  “新杰,我们好久没有像这样靠在一起聊天了,我记得上一次是你上小学。”张佳乐歪着脑袋瞧张新杰。

  “小学五年级,那之后我就有自己的床,终于不用忍受你奇葩的睡姿了。”张新杰回答。

  “我哪里奇葩了?像你,机器人一样的睡一晚上都不带翻身的才叫不正常好不好!”

  “那叫睡眠质量优秀。我觉得你这种一晚上能调个一百八十度个儿的需要检测下睡眠质量。”

  “可我觉得我挺好的。”张佳乐嘟囔着,没什么底气,想起奇英小的时候,被他抱了一晚上,醒来时孩子横在了枕头上而他睡在了地上这种事情也是确确实实发生过的。顺带一提,从那以后张新杰坚决剥夺了张佳乐抱孩子睡觉的权利, 小宝贝就被孤零零地丢进了婴儿床上,让张佳乐很是心疼了一下。

  “哦,希望你以后的A也会这样觉得。”

  “什么A!没有的事情!”张新杰随随便便提一句, 张佳乐却像被戳穿什么似的红了耳朵,急切否认。

  “我是说以后,你紧张什么。”

  “……”

  “还是你觉得,我跟你一样迟钝,一点儿看不出来孙哲平对你的意思?”自家哥哥其实逗起来特别好玩,单纯得很,脸上什么都藏不住。

  “不要乱讲。”张佳乐这下连脸颊都红了,难道孙哲平对他有意思这种事情,真的全世界都看出来了只剩下自己不知道?

  “你才不要乱讲啊。”张新杰为他的蠢哥哥叹了一口气:“如果不是有那点心思,孙哲平这样条件的,能在我们花店当小弟?也就你看不出来了,在你眼里,他就一个一般人吧?”

  “怎么,他还能是变种人了?”张佳乐惊奇。

  “请不要放风筝一样释放你的脑回路,哥哥。”张新杰也随手拿了个枕头抱怀里,拿掉眼镜的他少了平时的凌厉,多了一点柔和:“不管他是什么人吧,你们之间发生过什么了吧?”

  看着张佳乐那张完全藏不住真相的脸,张新杰继续推理:“是韩文清搬来我们隔壁的那天?”

  张佳乐脸上写满了卧槽,问:“你这都看得出来?”

  “那天之后你都不正眼看他。”张新杰回答,“现在的关键问题是,你对他什么想法?”

  “我能有什么想法啊,我都不知道自己是不是会发情。新杰你说,他在想什么呢,是不是眼睛被牛屎糊住了? 也挺帅一小伙子,出去什么Omega找不到啊,没道理看上我啊,我这两天一直在想这问题,怎么也没想明白……”

  说实话这两天张佳乐自己也知道和孙哲平之间的气氛僵硬得要命,他总觉得那个亲吻,是孙哲平开他的玩笑。毕竟自己一个不会释放信息素的Omega,能勾引,啊呸,是吸引得到Alpha都是违反自然规律了吧?

  “你才想什么呢,”张新杰忍住翻白眼的冲动:“我说哥你能不能别把自己归类到残废人士里去?就算他们也有寻找真爱的权利,你怎么就不能被A看上了?孙哲平不错,你不要错过了。”

  “我我我……”张佳乐急得话都有些说不清了,我了半天,鼓起勇气:“我以前看过个报告,说无性婚姻的离婚率几乎百分百!”

  “你还想得挺远,都想到婚姻是不是有性上去了……”

  张佳乐脸红成虾子。

  “不过这个考虑倒也不是毫无道理,你应该和孙哲平探讨一下看看他的态度。这个问题Alpha来操心比较合适吧。”

  说完,张新杰也忍不住有点脸红。没办法,两个未被标记的Omega谈论这种事情总是觉得有些诡异的,即使其中一个连孩子都四岁了。

  “那……你呢?发/情期是什么感觉?额……如果不介意说说的话。”上次的谈话,给了张佳乐一种张新杰并不那么排斥那段过往的感觉,虽然不知道是不是准确,但他不介意试探一下,当然,也有着身为一个刚刚才送掉初吻的小处男的好奇。

  张新杰却沉默了。他望着桌上那盏昏暗的台灯,没戴眼镜,暖黄的灯光被晕染得更加模糊了。神经触稍仿佛幻化成了一条蛇,穿梭于时光的隧道中,张新杰抑制不住地想起了那一天,和,那个人。

  “不想提也没关系啦,哈——”张佳乐解围的话被张新杰用三个字打断,轻轻的,声带极小的震动了一下,却把张佳乐震闷了。

  “很美好。”

  很美好,这是张新杰搜遍了脑海里所有的词库所能找到的最贴切,最精准的形容。

  “啥?”就算打死张佳乐,他也想不到那个记忆对张新杰来说,竟然是美好的,还很美好?

  张新杰的声音轻轻地在小小的屋子里回荡着:“忍耐的时候有多痛苦,他的信息素给你的缓解就有多满足。我曾经怀疑过人类的理智在那一刻是荡然无存的,只有本能在作祟,渴望和那个人契合在一起,即使是他的呼吸和味道都能给你莫大的慰藉,无法思考这行为本身的意义和会带来的后果,只想和他靠近在一起,甚至忘记自我,臣服在他的身下。”

  “所以,韩文清也很美好?”张佳乐愣愣的,问。

  “是,身为一个Alpha,我想他已经做到了最好。”张新杰回答,毫不犹豫。

  如果不是那个可恶的安全套质量不过关,肯定会更好的。

  

  

  

  

  

  


  

  
  

  

  


 

评论(35)
热度(357)

© 叫我小菠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