叫我小菠菜

放同人文的地方,微博名同lo名

【abo】霸道总裁爱上我15

1.设定里有韩张生子,未婚先孕,介意的妹子注意避雷。 

2.abo啊abo啊abo,狗血啊狗血啊狗血。

3.ooc别掐好吗啊谢谢谢谢!我已经在ooc的道路上欢快地裸奔了。。。

4.不说别的了,老韩他他妈的忍不住了

 

  韩文清并没有理解错。

  张新杰对他的态度确实比一开始软化了许多。这不单单是因为他发现自己并不反感韩文清旗帜鲜明的追求,更重要的是,莫凡的存在,让他开始反思自己对奇英的教育问题。

  作为一个以严谨态度去对待生活的人,张新杰当然不会对宋奇英最好的朋友一无所知。和幼儿园的老师初步了解了那孩子之后,张新杰决定登门拜访,和孩子的监护人提出带他一起去游乐园玩的邀请。

  莫凡的家离他们家并不远,张新杰在电话邀约过后,买了些小孩子喜欢的东西和老年人的保健品,带着宋奇英一同上门了。

  莫凡的爷爷奶奶都是普通人,居住条件一般,但为人和善,看到孙子的同学来玩,都挺高兴的。两个孩子去莫凡房间了,张新杰礼貌地询问了些莫凡的情况,得知他的父母离异后各自有了家庭,孩子也成了老年人的责任,心里不禁生出些同情。

  “小张,不瞒你说,莫凡这孩子性格太内向了。在外边不说话,和我们老两口的交流也很少, 现在有人愿意和他做朋友,我们真的很感谢。”莫凡的爷爷叹了口气,拿得出对莫凡的成长有不少忧虑。

  “都怪孩子他爸爸,成家后就把小凡留在这,探望他都很少。我们就算能给他吃的住的,没有父爱母爱,孩子又怎么可能开心?只希望他将来不要恨他父母……”

  老人只是和后生闲话家常,却不知道他们的话给张新杰造成了触动。

  奇英和莫凡不同,他有很多人疼爱,所以小小的孩子健康,活泼,讨人喜欢。他还小,现在还不知道正常的家庭组成是由两个家长,那将来他长大了,知道他的存在并不是在两个父亲的期待下到来,而只是一个意外呢?不但如此,他的另一个父亲原本有机会参与到他的成长中来,却因为自己的原因被拒绝了。

  只是想想,张新杰都觉得这样做对宋奇英很不公平。

  有了这种念头的张新杰开始不那么排斥韩文清的接近,甚至邀请了他带两个孩子一起去游乐园。但到底自己能够接受他到什么程度,张新杰并没有明确的方案。可张新杰也不否认, 看到那个Alpha听到他的提议时惊喜的表情, 嘴角还挂着奶油的一瞬间,自己的心软得过分,好像一切都是对的,这样的改变一点都不勉强。

  周末很快就到了,前一天晚上,宋奇英兴奋得有点睡不着觉。因为莫凡今晚住在他们家里,和他睡一张床。

  内向的男孩子来到陌生的地方,并不像别人一样嘴巴甜甜的,他依然不爱说话,不过宋奇英巴不得他不和别人说话只和自己说话呢,早早地举手表示他和莫凡要早点睡觉。

  张佳乐怒,叉腰嚷嚷:“以前都要我哄睡觉,现在有小朋友了就赶我走!”

  “哥别闹,”张新杰看着自己长不大的哥哥也只能摇头,对两个孩子说:“早点睡觉可以,明天准时起来,隔壁的韩叔叔会开车带我们去游乐园。”

  “韩叔叔?那个把我带到警察局的叔叔吗?”宋奇英眨眨眼睛,对自己打不过的人印象深刻。

  “嗯,就是那个韩叔叔。”

  那个隔壁的韩叔叔一晚上没睡着觉, 纯粹是激动的。

  说来也奇怪,韩文清自认是个心理素质特别不错的人。参军的时候,再危险的任务,前一晚上都能该怎么睡怎么睡。可现在,因为第二天要和张新杰一起带两个娃娃去游乐园,就激动得睡不着觉,这事儿要是说出去,起码能惊掉林敬言三副平光眼镜。

  既然睡不着,就起来再看看有什么没带齐全的。韩文清从床上爬起来,把一大背包的东西又翻了一遍:巧克力、饼干、苹果、牛奶、雨伞、创口贴……酒精棉花。很好,吃的喝的用的一应俱全,不枉费他又欠了叶修一个人情,他家O许博远是个幼儿园老师,对带小孩子出去玩要注意什么最清楚不过。

  一切就绪,只欠出发!韩文清握着手机等指令,果然,在两人约定的时间等来了张首长的指令:我们准备好了。

  “马上。”韩文清抹了把脸,怀揣着才初为人父的激动,开着他的大悍马,接(准)媳妇儿和儿子去了。

  “韩叔叔好!”今天的宋奇英小朋友穿着可爱的蓝色背带裤,外边套了件红色小羽绒服,头上戴着一顶小草帽,背上背着一只小黄鸭的包包。他边上的莫凡小朋友则简简单单的,不过看得出两个孩子都被张新杰精心收拾过,很精神的样子。

  “……”天哪好可爱,韩文清一瞬间变无口男,怎么没有问许博远该怎么和小孩子打招呼?

  “什么时候装的安全椅?”张新杰打开后座的车门,愣了一下。昨天他坐这部车的时候还没有,一夜之间竟然已经装上了两个儿童座椅,韩文清竟有这样细心的一面。

  “你跟我提的时候就预定了,昨晚上刚装上,还好来得及。”韩文清下车,帮忙将两个孩子抱上了座椅,固定好。

  张新杰没再说什么,坐上了副驾驶座,对孩子们说:“坐好了,出发。”

  票是张新杰早就买好的,家庭套票,到了游乐场可以直接检票不用排队,并且包含了大部分的游玩项目,还有冰激凌赠送。

  两个孩子是第一次来到游乐场,就算是莫凡,都忍不住双眼放光。

  “那个那个,海盗船!”宋奇英拉着爸爸的手,朝着晃来晃去的大船指。

  张新杰目测了一下队伍,他们来得早,现在还没有太多的人排队,五分钟后应该能够上传。看了一眼韩文清,男人心领神会:“走,韩叔叔带你们坐海盗船!”

  “爸爸不去吗?”看着毫无挤进人群排队意图的张新杰,宋奇英拉着他的手不舍得放。

  “爸爸帮你们拿包拍照片。你要跟好韩叔叔,照顾好莫凡。”挥了挥手上的相机,海盗船这种会让人控制不住的大惊失色的项目可不适合他。

  老韩同志兴致勃勃地带着两个孩子体验了一把尖叫之旅, 张新杰一路在下面抓拍,猜想着下来后的韩文清腿会不会软。

  “怕不怕?”把儿子的小草帽还给他,宋奇英兴奋劲儿没过呢,摇头晃脑的:“不怕,还要坐云霄飞车!”

  “你呢?”张新杰不忘关心小莫凡。

  “不怕。”

  “那就云霄飞车吧。麻烦你了。”后一句是对着韩文清说的。

  尖叫之旅继续,小孩子的活力跟没止境似的,由着比他们高大太多的韩文清带他们穿梭在一个又一个的游戏项目里,欢笑,热闹,一晃眼日头高升,得吃午饭了。

  游乐园的快餐张新杰必须不能看得上,一家四口找到个供游人吃饭的桌子,铺上桌布,把背包里的餐盒拿出来,是张新杰亲手做的日式饭团。糯糯的米饭,被紫菜包裹着,里面则是金枪鱼肉松,黄瓜丁和胡萝卜丁,再扎着一圈生菜叶子,让人食指大动。

  “吃饭前要做什么?”

  “洗手手!”宋奇英自告奋勇带着莫凡去洗手,洗得干干净净的回来吃饭团。

  “你的。”张新杰拿出了一个最大个的给韩文清。

  “谢谢。” 

  其实他们的交流一直不多,今天也和往常没两样,可韩文清就是觉得这样的场面实在是他近三十年人生里最温馨甜蜜的了。咬了一口饭团,明明是咸味饭团,心脏那叫一个甜,跟泡糖水似的。

  上午把high的项目都玩遍了,下午两个孩子文雅了许多,玩玩转飞机,旋转木马,开开碰碰车,由韩文清带着宋奇英把张新杰带着莫凡的车撞得七荤八素的。

  “最后一个,鬼屋冒险。举手表决去不去。”看看已经戳满了印子的门票,张新杰问。

  两个小手和一个大手齐刷刷地举了起来,宋奇英还叫唤:“爸爸也要去,这个不用看包,也不用拍照,一起嘛一起嘛!”

  “张叔叔,一起。”莫凡也难得开口了。

  “我看鬼屋介绍,大人和小孩关卡是不一样的,一起吧?”

  “好吧。”两小一大都殷切盼望,张新杰再拒绝就有些扫兴了。

  韩文清说得没错,鬼屋历险,与其说是吓人用的鬼屋,不如说是一个密室游戏,小孩子组队进不那么吓人的房间,大人组队进另外一个成人的房间,在规定时间里找到解密的方法,就能打开联通在一起的门,游戏才算通关。

  宋奇英在拍胸脯表示一定会照顾好莫凡不会让他被吓到后,拉着莫凡的手就窜进了儿童屋,剩下韩文清和张新杰对望了下,点点头也一一起进了成人关卡。

  作为一个优秀的法医,一个无神论者,张新杰知道古今中外对于鬼怪这种东西的各种科学解释,也知道鬼屋里的吓人元素全是人为的。但是再尊重科学的无神论者,也无法避免本能反应——比如一进门就看到一只血淋淋的断臂往自己咽喉处伸来。

  “假的,怕就牵着我的手。”身边的青年哆嗦了一下,韩文清敏感察觉,觉得怕鬼的张新杰有点可爱,提议道。

  “我知道是假的。”摇了摇头,张新杰就算是脸色白着,也不想被韩文清认为自己是怕鬼的。

  堂堂大法医,各式各样的尸体都不知道解剖了多少个,怕鬼?笑话!

  抬头挺胸的张新杰深呼吸一口给自己壮胆,故意往前走了一步,表示自己绝对不会被吓到。

  鬼屋里的灯光很昏暗,忽隐忽现的光仿佛鬼火,耳边是不紧不慢节奏诡异的脚步声,眼前是弯弯曲曲的小径。

  “……”一个长发女鬼张牙舞爪地横陈在张新杰面前, 张新杰腿一软,被身后的韩文清稳稳扶住:“不要逞强。”

  不由分说地牵过他的冰凉的手,张新杰僵了下,试图扯开,韩文清不让,也就放弃了。

  反正过了这一段就能进到屋子里找机关了。

  这段路很长,这段路又很短。途中各式各样出来吓人的东西就不提了,因为张新杰发现他的注意力已经完全被两人触碰的地方引诱去了。

  Alpha的手掌比他的大,干燥温暖,强势地握着,没有挣脱的可能性。手上涌现了一种麻痒的触感,像过敏似的,但张新杰知道那和过敏无关,纯碎是一种因为性/接触导致大脑分泌出了令人愉悦的多巴胺,刺激着接触部位更加敏感。

  除了敏感,大概还有安心感吧,反正张新杰确实没有再害怕过,心跳是有点不正常,但不是因为妖魔鬼怪。

  过了狭长的甬道,终于到达了石器时代模样的屋子, 张新杰扯了扯手,韩文清依依不舍也只能放开。

  “先看看屋子里有什么提示。”张新杰觉得自己的声音干巴巴的,很不自然。

  “嗯。这里有本书。”韩文清的声音也自然不到哪里去。

  根据书上的提示,找分散在四处的密码和机关,用密码打开机关,又得到新的提示。张新杰的高智商面对这些小儿科完全是秒杀级别的,没多久,就只剩下了最后一个关卡——骷髅里的密码,而且应该是中文。

  “应该是用刚才找到的有色眼镜叠加来观察骷髅骨上的信息。”说着,张新杰拿起了彩色镜片,很容易就找到了第一个信息,是个数字。

  “520?”张新杰一下子没反应过来这数字对应的中文,扭头望着韩文清,清秀的眉毛小小地皱着,眼镜架在鼻梁上,眼神困惑着。

  “是520吗?”韩文清离得他很近,不过他不介意离他更近一些。

  “是的,520,什么意思?”他的靠近已经让张新杰脑袋里支起了危险的信号,想往后退,可后面是骷髅架子。

  “我爱你。”

  “……”

  “张新杰,我爱你。”退无可退的青年在被表白后的一瞬间已经没有了自由,Alpha有力的臂膀把他牢牢困住,昏暗的房间里不用仔细找,唇已经被精确锁定,吻住,难解难分。

  

 

 

评论(34)
热度(365)

© 叫我小菠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