叫我小菠菜

放同人文的地方,微博名同lo名

【abo】霸道总裁爱上我16

手机码的,欢迎捉虫。

my乐乐还是一如既往的可爱啊有木有!


       张新杰记得以前抱着小小的宋奇英看动物世界,自然界里的弱肉强食是最自然的生存法则,强大的雄性老虎将弱小的食草动物扑倒在地,不由分说地咬住它最脆弱的咽喉,等待食草动物窒息,失血,毫无反抗地成为雄兽的饕餮美食。

       宋奇英用胖乎乎的小手指着电视机奶声奶气地问他:爸爸,老虎为什么那么坏要吃梅花鹿。

       张新杰当时回答了什么他已经记不住了。但是此时此刻,他所有的意识都在回答,因为拒绝不了,因为一个omega的宿命仿佛就是等待着被强大的Alpha征服,全身的皮肤,肌肉,血液都在叫嚣着要和这个Alpha更亲近,这还不是发情期,仅仅是因为他的呼吸,以及亲吻,就算知道这样下去的结果只有被吃干抹净也没有关系。

       一开始的韩文清就没打算浅尝即止。怀里的omega已经不由自主地哆嗦了,韩文清双臂搂紧他的腰,支撑住他摇摇欲坠的身体,吻紧他的唇并没有放慢攻势,一如既往地往他可以侵略到的最深处探进,卷住他的舌头,不理会他根本就不值得一提的反抗,吮过舌尖,就去舔他敏感的上颚,汲取他不甜不腻却他妈的诱人十足的信息素气味。没有任何omega的气味让他这样失控过,第一次是因为十八岁的张新杰,第二次,第三次,韩文清打算把人生所有让他失控的权利和资格都交给张新杰。

       不放开,可以的话就亲到他窒息,软倒在自己怀里,眼睛含水,嘴唇红肿,鼻间呼出甜美的气息,嗓子只能喊他韩文清的名字。

       已经是很过分的侵犯了。在人来人往的游乐场,虽然鬼屋是个相对安静独立的环境,可想也知道出于安全考虑屋里一定会安装摄像头,这种半公共场所的亲热是绝对不在张新杰可行列表中。

       可他没有办法,身体太有感觉了,大脑皮层因为韩文清的味道被刺激得不断战栗,仿佛回到了五年前的那天平安夜里,被这人抱到车上,极尽所能地欺负从来没有经验的他。

       他无助,难过,无处可逃又比任何人都渴望和Alpha的结合。

       现在的他或许比那时好上一些,至少有那么一点力气去推了一下韩文清,粗喘着,用迷离的,满含水汽的眼神瞅着眼神泛红的男人,摘掉了自己的眼镜,叠好放进裤子的口袋里,然后抬起双臂搂住韩文清的肩膀,微微仰头,送上自己的唇。

       一如既往的美好,让人上瘾,每次发情期都靠着那次的回忆自己解决,这种事情张新杰不会告诉任何人,包括韩文清。

       可他再也拒绝不了给他美好回忆的主人提出的邀请,将理智丢在一边,不考虑该怎么解释自己的冲动。在这个地方回应他,甚至主动和他热吻,恨不得与他融为一体的热吻,沉醉,沉沦,直至坠落深渊。

       韩文清也要疯了。他没想过会得到张新杰的回应,刚才大概只是疯一把就死的念头吧,Alpha的自制力从来就不是绝对的,更何况是在意中人面前,丢盔卸甲多正常的事儿。可现在他不但得到了回应,还有比任何时候都主动的张新杰。

       老天,这要不是心里头知道两个人是在外面,韩文清都不知道会不会忍不住把他给标记了。

       他们到底没有吻到地老天荒。薄薄的墙壁后面,两人的宝贝儿子一声爸爸这里要密码,密码是什么呢?把两个差点沉沦在欲望中的两个大人生生吓醒了。

       两人迅速分开,张新杰摸出口袋里的眼镜匆忙戴上,整理襟口,满脸通红。另一个肇事者则猛咳一声,故作镇定:“奇英看看有没有和我爱你相关的?”

       我爱你?四岁的孩子哪里认识那么高端的字,挠了挠头看看旁边的莫凡,面无表情的孩子指着一片乱七八糟图案里的爱心:喏,那个。

       爱心按下,鬼屋的背景音乐都成了欢乐style的,宋奇英一下子扑到了张新杰怀里,跟个球似的,弹力十足。

       “乖,我们出去吧。”张新杰摸了摸儿子的头说。

       “嗯,回家。”

       本来也是最后一个游玩项目了,只不过韩叔叔你的回家说的有点自然啊……

       夕阳已经西下,回去的路上,两孩子坐在安全椅上已经累到睡着,张新杰没有说话,韩文清也没有说,听电台里放的轻音乐,伪装自己沉浸在里边,实际是谁也没想到那么纯洁的游乐园之行都能横生枝节。

       把车稳稳停在了花店门口,张新杰要开门去抱孩子,手猝不及防地被比他更大的手握住了,韩文清的声音听着有点紧,他说:新杰,我们……

       我们什么?不知道。亲了吻了以后决定权好像也不在韩文清身上。不过想到这人孩子都给他生了依然可以拒绝他,韩文清也挺服气的。

       “我想想,今天累了,明天说吧。”

       把睡得迷迷糊糊的宋奇英和莫凡叫醒,回家。

       “回来啦?”店里只有孙哲平,过来抱起宋奇英举了高高。

       “唔?乐乐呢?”

       小奇英揉揉眼睛,发现花店今天只有一个人,连乐乐也不在。不然乐乐一定会第一时间来抱他的。

       张新杰也纳闷,就听孙哲平说:一大早就出去了,神神秘秘的,也不肯我跟说。


       张佳乐上哪儿去了?

       q市Omega专科医院某诊室外的座椅上,张佳乐正拿着2222号挂号单排着队呢。

       他左边2221号是个男性Omega孕夫,右边2223号是个女性Omega孕妇,两个人把他夹在中间讨论Omega怀孕后的各种注意事项讨论得不亦乐乎。

       “我说,不如,我和你换个位置方便你们聊天?”张佳乐听得烦死了,谁想知道怀孕三个月天天要吐多少次啦!

       “你也有了吧?几个月了?听听总是好的。”孕妇和蔼地说道。

       “哎?我没怀孕啊。”张佳乐说。

       “没怀孕你挂产科做什么?”左边孕夫瞅了眼张佳乐的挂号单,悟了:“你走错地方啦,不孕不育在对面。”

       妹的!你才不孕不育呢!

       走错科室的张佳乐涨了个大红脸,灰溜溜地到对面排队了。

       果然,不孕不育专科的人少多了,张佳乐一去就轮到医生看病了。医生年纪轻轻,一看就很专业很厉害的样子。就是眼睛挺明显的一大一小,乍一看怪怪的。

       张佳乐坐定了,解释:那啥,医生,我也不是不孕不育,刚刚问了导购,不,导医我这情况,她就给我挂了这个。

       “什么情况?”大夫问。

       “我啊……发情期感受不明显,基本没什么反应,有了也喷下抑制剂结束,从来没感受过那种Omega发情期难过到受不了的感觉,我这是不是有病啊医生?”

       “废话,这不是病。”张佳乐惊喜,又听大夫说:“是什么?”

       “……”

       “abo的社会得以不断繁衍生息,和发情期必须交配的本能有着不可分割的联系。无论是A还是O成年后无法正常发情,生理和心理必然存在问题。具体的,得你和你的Alpha一起过来接受分析和治疗。”

       张佳乐咬牙:“医生我还没Alpha。”

       “没Alpha?”医生挑眉:“那治什么,等有了再来,不然治也白治。”

       于是第2222号病患张乐乐同志被大小眼医生打发了回去,灰溜溜的,小辫子都耷拉着没精神。

       什么Alpha啊,难道真的要去求孙哲平?也太没面子了吧!

 



评论(39)
热度(366)

© 叫我小菠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