叫我小菠菜

放同人文的地方,微博名同lo名

【abo】霸道总裁爱上我18

  

1.设定里有韩张生子,未婚先孕,介意的妹子注意避雷。 

2.abo啊abo啊abo,狗血啊狗血啊狗血。

3.ooc别掐好吗啊谢谢谢谢!我已经在ooc的道路上欢快地裸奔了。。。

4.刷双花刷双花,接下来好多双花!

5.马上千粉啦,我也赶个时髦开放点文,随意点,但要看我会不会写(⊙o⊙)

 

 

 

       Omega发情迟缓症治疗注意事项:

  第一,接受治疗的Omega和他的Alpha必须是真心相爱,渴望互相标记,绝不能发生任何强迫甚至是勉强,那将会造成不可挽救的灾难性后果,请勿心存任何侥幸。

  第二,请严格按照本方案执行,治疗期间如果发生超出本方案以外的效果,请即刻使用随着本方案一起配发的抑制剂,避免产生不良后果。

  第三,本方案不可中断,请接受治疗的Omega和他的Alpha在治疗期间形影不离,无论白天还是夜晚。

  他的Alpha,真心相爱,形影不离。

  首页上几个字明明只是正常的印刷字,没有下划线,也没有加粗倾斜,这些重点字眼却争先恐后地跳进了孙哲平的眼里。他有点缓不过劲来了,没有看下一页,扭过头来看和他一起坐在医院花坛边上,把整个人都捂在手心里恨不得立刻人间蒸发的,他的Omega。

  “乐乐,医生说的,都听到了?”

  红色的小辫子甩两下,是在点头。

  “你找我来,不是因为你身边只有我一个Alpha可以提供给你帮助,这样的原因吧?”

  小辫子又甩两下,这次方向不一样,是摇头。

  “乐乐,”孙哲平被他的反应弄笑了,心情稍稍平静下来,叫他:“再埋下去你没有享受到治疗成果,就要因为缺氧而死了。”

  “孙哲平!我警告你不许笑我!”抬起来的漂亮脸蛋整个红的,眼睛水水的带着恼羞成怒的意思,好像一个散发着热气的小苹果,哦,真他妈的想啃一口。

  “不笑你,跟你认真讨论治疗方案呢。”甩甩手上小薄本,直勾勾地望着张佳乐。

  “有什么好讨论的啊!就……就跟着做呗!”

  “你知道要做些什么吗?”

  “你们刚才把我赶出去,我怎么会知道!”说到这个张佳乐就怒,刚才把孙哲平带给医生瞧,那医生只确认了一下孙哲平是他的Alpha,就让他出去等,说治疗方案由Alpha主导,Omega配合就行了。世上有这样的事情吗?作为病人连知情权都要被剥夺会不会有点无情无义无理取闹?

  但医生的话总不能不听的,张佳乐坐在诊疗室外面,听不到里面讲了什么,可有一件事情他能肯定,孙哲平一定知道他来这儿干嘛了,待会会不会嘲笑他? 真是怎么想怎么尴尬啊!

  里面交流了约莫半个小时,张佳乐度秒如年,好不容易等孙哲平出来了,见他一脸严肃,张佳乐瞬间紧张起来,这表情,难道医生说他这个是不治之症那么严重?

  “孙哲平你别摆这张脸吓我啊,怎么了你倒是说啊!”张佳乐跟在他后边,忐忑不安的。

  于是孙哲平就地停下步伐,指了指边上的小花坛,让他坐,自己也坐在了他的边上,拿出医生给的小本子看了起来。张佳乐偷偷地瞄了一眼,被孙哲平发现,还用很是玩味的眼神看他,张佳乐立马就知道那上面是些什么了,特别特别羞耻。

  “乐乐,什么时候起的这个心思?”

  “啊?”

  “我是说,以前这二十多年都过来了,没想着要治,为什么突然想治了?因为想答应我的表白,想和我在一起?”

  “什么啊!我就是……就是……”张佳乐下意识地就否了,结巴半天也给不出合理的解释,但是让他就这样承认又不甘心,跟个拙劣的说谎者一样,连借口都找不到。

  “虽然口是心非的你也很可爱,但是既然要以后就是恋人了,彼此坦诚也很重要。 ”孙哲平往张佳乐身边凑了凑,把他的身子掰过来正对着自己。

  “怎么就恋人了你这人不要自说自话啊!”恋人他妹啊,自己还没答应过什么吧?

  “哦?不是恋人吗?”孙哲平随意地翻开小册子,给张佳乐科普:“接下来我们要接吻,拥抱,晚上睡在一起,尝试引导发情期的性/行为,你确定要跟不是恋人的我一起做?”

  张佳乐一秒体温升到沸点,又想捂脸,被孙哲平把手拉过去握住,连人一道搂进怀里:“傻乐乐,我很高兴。”

  怀里的人本来还要挣扎的身子不动了。孙哲平的声音低低的,很认真,在这个算不上暖和的冬夜里,在医院昏黄的灯光下,像一股暖暖的清泉涌进张佳乐的耳膜,心田。

  “说实话吧,之前对你表白后,你的反应让我挺挫败的。一个Alpha在他喜欢的Omega身边蛰伏一年多还没把人弄到手,这种事情说出去大概会被人笑掉大牙吧,可是虽然我第一次见你就喜欢上了你,却一直不敢来强的,不是因为怕你拒绝,而是我摸不清楚自己的信息素会不会对你的身体有不良影响。”

  “所以我一直忍耐着,想着只要一直在你身边,关心你,照顾你,即使你永远是我那不开窍的小老板,只要我在,也不会有不长眼的ALpha敢打你的主意。你又总那么害羞,我靠着你近点就躲开,我摸不准啊,你对我到底是不喜欢,还是喜欢呢?这一年我用掉的抑制剂够给你买颗鸽子蛋了,知道在喜欢人的身边不能碰是什么感觉么? 我每时每刻都想这样把你搂在怀里,太好了,乐乐,我太高兴了。”

  最后的话,仔细听来,甚至带了点哽咽,贴着张佳乐的耳朵,热热的呼吸打到了张佳乐的耳廓,腰被搂得紧紧的。

  张佳乐不想逃了,他突然觉得自己这一年挺混蛋的,这样不死不活地拖着孙哲平,抑制剂都买出一颗鸽子蛋了。鸽子蛋啊!他长那么大还没见过呢!

  张佳乐身体软了下来,伸出手反抱住了孙哲平的腰,把粉红的脑袋埋在了他的肩窝,偷偷地使劲闻着Alpha身上的味道,说:“不喜欢你,早把你赶走了。你以为一个Alpha成天在我边上晃来晃去我好受啊?你个笨蛋,知道我有病还喜欢我,有病就要治啊!我以前不知道这病能治,你为什么不告诉我,土豪人傻钱多了不起啊,抑制剂用多了阳/痿/早/泄怎么办,我还指望你给我……唔——”

  被吻住了,孙哲平坚决不让他再说出什么扫兴的话来,把张佳乐抱得紧紧的,想怎么亲就怎么亲。这一回不再是小心翼翼的试探,他在亲吻自己的Omega,他们是相爱的,拥有彼此的。

  “咳咳,”一声咳嗽声把吻得难分难舍的两人吓了一大跳, 一看,竟是那大小眼医生。不穿白袍了,换了身黑色的衣服,在夜色里忽影忽现的,不仔细看真看不清。

  “医生,我们……”张佳乐从孙哲平的怀里跟小兔子似的跳了出来,摆着手想解释,就听医生特面无表情地来了一句:“公众场合,注意风化。”

  然后从怀里变魔术一样取出了一张名片,指了指对面那幢高楼:“爱情旅馆,报我名字打八折。”

  医生挥一挥衣袖,不留一片云彩,剩下张佳乐拿着名片风中凌乱,看孙哲平:“他还兼职当旅馆的托儿?医生收入不是很高吗?”

 孙哲平抽去他手上粉红色的名片,撕碎,握住他的Omega的手:“管他呢,咱们回家!”

 

评论(43)
热度(326)

© 叫我小菠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