叫我小菠菜

放同人文的地方,微博名同lo名

【abo】霸道总裁爱上我24+终宣预售

本子明天开预售啦,大概是晚上9点,前50有双花韩张茶杯垫送,余下的量也不多,只给预订过的妹子,所以妹子直接拍的话掌柜不发货哦,要报预订时的id才可以哒,特殊时期,有点麻烦大家真是不好意思鞠躬致意!

 

地址在这里可以先收藏下:http://item.taobao.com/item.htm?spm=a1z10.5.w4002-2612329208.18.BbmY2I&id=41144899228

 


  

  这样单刀直入的问题,两只有力的胳膊把张新杰完完全全地限制在一米方寸之间,背后贴的是门,前面只有韩文清。

  说真的,从Alpha和Omega的力量对比而言,无论是生理力量还是心理力量,如果一个Omega被Alpha这样逼迫,是的,就是逼迫,韩文清的信息素已经随着他的执着和愤怒毫不保留地打开了,那么正常情况下,Omega会选择立刻顺服,伴随着在强大信息素包围之下各种身不由己的反应。

  张新杰也察觉到了此刻的韩文清是多么的不可抗拒,信息素对他的影响也不小,他心跳增快,手心有点潮湿, 甚至需要比平时更多的力气才能站得稳稳的。

  “韩文清……你,退开些……”张新杰试图在这样的压制下找回冷静, 这有点难,即使做到了,也不知道能够坚持多久。但他毕竟还在努力,知道自己的脸大概是红了,眼镜镜片上蒙上了雾气,眼神却还想保持清明,殊不知韩文清根本不想给他任何冷静的机会,他需要答案,他就必须给。

  “我的字典里没有后退,张新杰,再问一次,你爱不爱我。”

  这简直是霸道得不讲道理了。

  张新杰原来还想和他好好说的,被逼成这样,也不想躲了,几乎咬破了唇来让自己稍稍清醒,尽力去避免大口呼吸到空气里弥漫的Alpha信息素,在亲近到几乎没有距离的韩文清面前推了推眼镜,天知道他要费多大的劲才能让声音平稳:“好,你想知道,我就告诉你。”

  “第一,从对AO关系的认同角度上,我从小到大从来没有想象过自己需要找一个Alpha,是的,这是和人类生理需求相悖的,但我认为人之所以为人,那一定有除了交配本能外更多的东西,比如对欲望的克制力。我从性别分化之后,就开始研究各种针对Omega的抑制剂,并且通过不断的改良药剂成分找到了自己最适用的产品。换言之,从生理上而言,我不是一个需要被Alpha标记的Omega。”

  “其次,从Omega的人权角度上,虽然现在提倡AO平等,社会在维护Omega人权上也做了非常多的努力,但这改变不了被标记之后Omega会无条件顺服他的Alpha这一流淌在Omega血液里的本能。这种本能让我厌恶,我不确定我能不能做到在被标记后仍然保留自己的理智,所以从心理上而言,我也不愿意被Alpha标记。”

  “最后,关于奇英,从决定生下他的那一刻开始,我就有计划性地找各种资料研究一个单亲家庭怎么才能给予孩子最完整的教育以弥补他因为没有另外一个家长所造成的缺失。我不是教育专家,但我自认在这一方面做得并不差,从生活习惯,人格培养,智力开发,体格发育上,宋奇英所有的指标都不比任何同龄人差,因此,我有足够的信心相信自己能够继续一个人抚养孩子,把他培养成一个健康善良的人。给他再找一个父亲的选项在重新遇见你之前从不在我的考量范围里,遇见你之后,我承认我有考虑到你的加入会带给他更多的好处,但如果你将这种考虑认作为我接受你,并且愿意和你组成家庭共度余生的动机,韩文清,你是在看不起自己还是看不起我?”

  这是张新杰对韩文清说过的最长的一段话,这一整段表述里,他吐字清晰,逻辑缜密,层次分明,哪里看得出是一个被信息素干扰到摇摇欲坠的Omega。

  韩文清却在这段看似冷静又严厉的话里迅速地捕捉到了某些关键字,他有些不敢确信自己真的听到了,双手不再撑着门板改为搂住张新杰的腰稳住他,克制住呼之欲出的欣喜,问:“所以是因为我对不对?因为是我,所以你愿意和我组成家庭,共度余生。新杰,对不起,我——”

  “你不需要道歉,你……你放开我……”刚才的大段大段已经让张新杰耗费太多精力了,如今被韩文清这样搂在怀里,耳边就是他烫贴的声音,张新杰觉得自己信誓旦旦认为有效的抑制剂全是不合格产品。事实上他已经要化了,如果韩文清还不放开他的话……老天这甚至不应该是他的发情期!

  “不放。”不但不放,反而把人箍得更紧。他仿佛回到了刚和张新杰确定关系的那一天,不,比那一天还要让人激动,因为虽然没有明说,但他知道张新杰爱他,愿意改变自己的人生计划那样的爱,对于张新杰这样的人来说,已经没有比这个更直白的表达了。

  他满足地感受着把喜欢的人拥抱在怀里的充实感,就在这一瞬间,心落在了软软的棉垫子上,无以伦比的安心和踏实——他是要真的拥有张新杰了,不是因为责任甚至本能,只因为他们相爱,全心全意,毫无保留。

  不过感动归感动,韩文清也闻到了空气里越发浓郁的冷香,刚意识到大概有些事情要失控了,就听到怀里人气若游丝了:“抑制剂……在我书桌中间的抽屉……”

  
  有他在还需要什么抑制剂!韩文清被张新杰刺激得险些就想就地把他给办了,休息室里有沙发,天时地利人和。

  张新杰又怎么能发现不了某些危险信号,拼着力气咬牙提醒他:“儿子……儿子还在外面!”

  卧槽,竟然把那小东西给忘了,色字头上果然一把刀。韩文清满脸郁闷地把张新杰搀扶到沙发上坐着,去帮他找抑制剂,看他一把小药丸的往嘴里送,下面还硬着呢,心里更是五味杂陈,问:“好点没?”

  “好多了。”张新杰缓过了劲儿,总算面色恢复正常了。

  “没有下一次了。”

  Omega清澈的眼神透过镜片,有些困惑地望着他。

  “我是说,下次不会再让你用抑制剂了。元旦见了你哥,我们就结婚。”

  张新杰嘴角微微弯了起来:“虽然你的求婚一点都不浪漫,可是很有效率,我答应。”
  

  

  

  

 

评论(90)
热度(259)

© 叫我小菠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