叫我小菠菜

放同人文的地方,微博名同lo名

【abo】霸道总裁爱上我25

1.倒数第二章啦,当年新杰为毛突然发情的原因也……其实想过很多版本,还是这个版本的老韩帅一点。

2.预售还有50本余本,茶杯垫都可加购。http://item.taobao.com/item.htm?spm=a1z0k.7385961.1997985097.d4918993.17fBjz&id=41144899228&_u=fl2amj8427

 

 

     韩文清求婚的时候,其实并没有想着求婚。这话理解起来有点儿绕,但事实是,他只是下意识地把和张新杰结婚视作他们交往的必然结果,是理所当然的,必须的。所以听张新杰说答应的时候,如同惊喜从天而降,他自己还没绕过来,就被巨大的惊喜吞没了,表情看上去有点傻,就见青年推了推镜片,问:“怎么,难道你觉得我应该再多给你一些考验?”

  “多少考验都不怕。”一把人搂在怀里,这一刻的激动和信息素,和性都没有关系。韩文清还想表达些什么,被张新杰轻轻推开:“要考验,也没道理要我饿着肚子出题。”

  妈的,太高兴了竟然把媳妇儿还没吃晚饭这件事给忘了!韩文清大手一挥:“走,请你吃饭!”

  “肯德基呢?”张新杰笑着指指可怜兮兮被丢在地上的袋子。

  “营养不均衡,吃了会长不高。”

  韩总把媳妇儿的话记得倒挺清楚,边说着打开门,宋奇英正抱着小叮当睁着无辜的大眼睛站在门口呢。

  “大爸爸你刚才明明说有蔬菜和土豆泥……”

  “大爸爸懂个屁,我们都要听你爸爸的。”连娃带公仔的扛起来,韩文清一点都没觉得这样说丢面子。

  所以大人真是没有节操和立场的生物呢。骑在大爸爸肩膀上的宋奇英歪着脑袋如是想。

  因为已经过了最佳的晚饭时间,这个点再吃过和平时一样多的食物会不利于消化。张新杰在警局附近的小餐馆喝了点粥,又给儿子喂了他今天没吃够量的蔬菜,张新杰坚决不承认那是强迫症行为,一切都为了孩子的健康成长。

  把一大一小送到家的时候,孙哲平和张佳乐已经回家了。

  屋里满是粉红的气氛,连昏昏欲睡的宋奇英都感觉到了, 用胖乎乎的小手揉着眼睛强撑着不睡,指着乐乐问张新杰:“爸爸,乐乐为什么不好好穿衣服……”

  张新杰捂住宋奇英的双眼:“就算你们在今天以后所有的亲密行为已经合法化,也请照顾家里有未成年人这一特殊情况,稍微克制点吧。”

  张佳乐红着脸连滚带爬地从孙哲平身上下来,确实有那么点衣衫不整,但也最多就是衣领被拉开露出了一半肩膀而已。这一切当然都要怪孙哲平,什么难得今天就他们两个……自己的脑子一定是坏掉了才陪他疯!

  孙哲平可比张佳乐淡定多了,把张佳乐拉回来整理衣服,说:“不恭喜下你哥?”

  “恭喜。”张新杰的镜片闪出一层反光:“不过我刚答应了韩文清的求婚。虽然还没和他商量具体的,我想婚礼和你们的办在一起应该是不错的选择。”

  “婚礼!是穿婚纱的那种吗!爸爸我要当花童!”终于被放开眼睛的小宋重点也有点奇怪呢。

  “等等!求婚!你还答应了!张新杰你要不要那么迅速,不是今天早上才说了元旦请人家到家里来吗!?”张佳乐震惊了,自己弟弟的效率简直跟火星似的,他这个做哥哥的hold不住啊!

  “早上还没说要结婚,现在已经注册的人没资格抱怨别人迅速吧。”张新杰四两拨千斤,把娃抱起,问:“请莫凡来一起坐花童好不好?”

  “好!”

  张新杰抱着兴高采烈的娃去洗澡了,留张佳乐还那傻愣着,指了指张新杰,对自己的Alpha说:“大孙,我一点都感觉不到做哥哥的地位了怎么破。”

  “要什么做哥哥的地位,有做我媳妇儿的地位就好啦。”Alpha牵起他的手放嘴边吻,眼里满是深情。

  “不行,怎么说新杰也是我亲手带大的,才不能那么容易让那个姓韩的把我亲手种的水淋淋的白菜给拱了!”张佳乐一点深情没get到,满脑子想着自己弟弟和他的,好吧,他的未婚夫。

  “你要帮我!让韩文清知道新杰可是我的宝贝弟弟,才不是可以被他随便欺负的!”

  “……嗯,帮你。”

  所以做Alpha的在自己媳妇儿面前果然都是没原则的东西啊,给老韩同志点根蜡。

  

  离元旦还有三天之久,很奇怪,原本密切联系的两个人在这三天里只是消息和电话联系,并没有再见过面,连花店隔壁的霸图保全公司都由林敬言坐镇,并不见韩文清。

  张佳乐原本还想去人公司坐坐,先摆摆当大舅子的威风,遇到那个一脸斯文戴着眼镜的男人,连装嚣张都装不住来,铩羽而归,回花店找孙哲平求抱抱。

  “韩文清什么意思?三天后就要上门了,人倒是不见了?”

  “你啊,”孙哲平无奈地刮了下他的鼻子:“让你别去,新杰知道了准要说你。”

  张佳乐吐吐舌头,去探查下隔壁土豪到底有多壕这种目的他才不会轻易说出来。

  那么韩文清到底去哪儿了?张新杰也只得到一条消息:新杰,我要出差几天,放心,不会延误我们的婚事。

  结婚前保持一点物理上的距离,享受自己最后的独处时光也是件挺美好的事情。张新杰没有多问,只回了两个字:等你。

  20xx的最后一天,警局下午三点就放了班,把宋奇英接回来,张新杰亲自下厨给家里人做饭,一家人吃完饭后围着看电视新闻,宋奇英眼尖,指着电视问张新杰:爸爸,大爸爸为什么在电视里。

  张新杰面色凝重,孩子被张佳乐抱进怀里哄,让他不要吵爸爸。

  新闻记者正在用很客观的语言描述着一个五年前开始流窜各地,用违禁药物刺激Omega的发情期并且将Omega诱拐贩卖的案件被侦破的过程。犯罪组织和一些娱乐场所有着肮脏的合作,在被害人,尤其是单独出现的Omega饮料里下了催情剂,再由犯罪组织将人藏匿起来。被害的Omega人数多达上百,被拐卖后多过着生不如死的生活,又因为已经被标记而无法再回到亲人的身边,成为了警局档案里的失踪人口。

  因为缺少被害人指控,几年来警方虽然锁定了犯罪组织,却无法用切实的证据将之甚至于法。韩文清的保全公司和警方合作,蹲守了三天三夜,最终破获了这一大案,同时多家涉案娱乐场所被取缔,盘旋在未标记Omega心头的阴影终于彻底土崩瓦解。

  直播新闻里,叶修一反平日里的吊儿郎当,义正言辞地谴责着这种无耻的犯罪行为。有记者采访韩文清,那个看上去有些疲累的Alpha目光依然像猛虎一样有神。他看着摄像头,神色一如既往的严肃,说:“我的爱人曾经差点成为这个案件的受害者。他很幸运,我当时路过,让他逃过一劫。我也很幸运,有机会和他结成伴侣共度一生。”

  “但是,只要一想到他有可能成为真正的受害者,和其他被我们救回来的Omega一样受到巨大的身心创伤,我就无法忍受有这样的犯罪组织威胁Omega的生存。即使不是警务人员,作为一个Alpha我也会尽一切努力打击这种犯罪,为了我们爱的人能够平安地生活着。”

  “新杰,那个……”张佳乐感觉气氛有点不对,又不知道怎么安慰张新杰。他不知道当年的事情让张新杰命悬一线,现在想想,也后怕得很。

  “我没事。”张新杰摇摇头:“如他所说的,我们都很幸运不是么?”

  一次险些改变命运的意外,让他认识了韩文清,拥有了宋奇英,一切都是冥冥之中的注定,比起别人,他已经幸运太多。

  
  

  

 

评论(6)
热度(244)

© 叫我小菠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