叫我小菠菜

放同人文的地方,微博名同lo名

《笋花炒瓜子》全文

       全文放出来啦,在这儿,因为肉量太少被批评了,没办法无料预算有限嘛(๑╹◡╹๑)。

       爱我的话请千万不要收二手或者高价本(也不会有人卖的吧),非常非常想要收实体跟我说,双花茶话会来的话可以给你带一本,不来的话,下次参加漫展有机会再做别的无料送大家啦。

 

 

        维持精神体并不是完全不伤神的事情,不过张佳乐的精神体喜欢呆在外面,张佳乐也就随他。

  和大多数哨兵向导的精神体不同,张佳乐的精神体很特别,是植物。一株粉嫩的,和他的长发一个颜色的小向日葵,平日里最爱做的事情就是呆在张佳乐的宿舍窗台上晒太阳。

  最初见到自己精神体的时候,才十来岁的张佳乐觉得有点难以接受。

  这也是正常的,就算是女性向导,也会更希望自己的精神体是个勇猛的动物,更何况张佳乐这样觉得自己将来必定会成为战斗力不输哨兵的向导呢?就算不是狮子老虎,最不济也得是只小山猫吧?

  命运就是那样爱和人开玩笑,万中无一的植物系精神体就发生在他身上,还偏偏是个粉嫩嫩浑身充满少女气息的小葵花。

  纠结了一段时间,张佳乐也认命了。所谓日久生情,和小葵花相处久了,张佳乐发现小葵花也蛮萌的。太阳出来,就闹着要现身,捧着自己粉嫩嫩的花骨朵冲着太阳摇脑袋,碰上阴天,小葵花就会不开心地哼哼, 闹得张佳乐也不知是哭是笑,太阳不出来他也没办法咯。

  喜欢上自己的精神体后,张佳乐又开始为别的事情发愁了。精神体也和小孩子一样,有社交需求,如果是相似属性的精神体更是爱凑在一起玩闹,比如隔壁的大虎鲸就有一个形影不离的鲨鲸当闺蜜,塔里最嚣张的哨兵的精神体也一直缠着最牛逼的向导的精神体,可他的小葵花整天孤零零的,总是单单一朵,小小一株坐在窗台上,没有朋友。

  大概是因为连植物系精神体都难得一见,让自家小花去面对凶猛的大老虎也挺不和谐的吧。所以当有一天张佳乐回到宿舍,看到一株竹笋和自家小花呆在一起简直惊喜极啦!

  他有点小心翼翼又难掩雀跃地凑近,弯腰看着窗台上新来的小家伙,轻轻地问:你好呀,你是我们家小花的新伙伴吗?

  竹笋抬眼看了看他,眨眨眼,不回话。小玩意儿还酷酷的。

  张佳乐忍不住笑了一下,温温柔柔地伸出指尖触了触竹笋的笋尖,又问,那你要吃糖吗?

  小葵花马上狂点头,细细的花茎似乎都撑不住他的大脑袋,极力向新伙伴安利主人的糖,可甜可好吃啦!张佳乐都能感觉到自己精神体的那股兴奋劲儿,不等酷酷的笋回答,就将一把小熊软糖撒在窗台上,转手去干自己的事,挥挥手让他们好好玩吧。

  前线正在打仗,虽然张佳乐只是向导预备役,而且状态未结合,一时半会儿不会被派上战场,但因为前线战事吃紧,拥有极高爆破天赋的他也担负起了和弹药专家一起改良弹药配方的重任。

  这一忙活,书桌上换算公式的稿纸写了一堆,什么时候睡过去的不知道,等他腰酸背痛地坐起来,天也已经黑了。

  小花?张佳乐叫了叫,没人回他,一想也对,他的精神体不爱黑暗,这会儿是怎么都不肯现身的。

  估计和小伙伴玩累了,让他好好休息会儿吧。

  张佳乐打开台灯,继续奋笔疾书。

  接下来的几天,只要是白天,张佳乐就能见到那只很霸气的大笋。

  似乎也是因为和张佳乐熟了,不再酷酷地不理人,会主动伸出小笋衣和张佳乐的指尖碰一碰打招呼,也会用笋尖去蹭蹭张佳乐的脸,再看看自家的小花,花瓣的颜色变得越来越深也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错觉。

  然后有一天早上,看到自己满床头瓜子的张佳乐就有点缓不过劲儿来了。

  苏沐橙来过了?不至于啊,她来过了应该是满地瓜子壳,怎么会有那么多颗粒饱满新鲜逼人的葵花籽!

  小花儿摇晃着脑袋,花瓣飘摇着朝他面前蹭来,带着一股子喜悦,再看看自家小花献技似的又噗一下吐出了一颗瓜子,张佳乐后知后觉地悟了。

  花儿,这是你生的?

  小花娇羞地点了点脑袋,用花瓣把所有的瓜子都捧了起来,献给主人,请他好好保管。

  等一等!真的是你生的?!和谁啊?!什么时候?!我怎么不知道!

  不用猜了,除了那根笋,还会有谁。

  他便是没有料到了,精神体之间还能有这种产出……

  有种自家闺女在自己不知道的情况下被哪家混小子占去了便宜的即视感,而且连娃都生了。看着小花似乎有些困惑主人为什么一点都不高兴, 张佳乐只想仰天长叹,哪个混蛋哨兵不管好自己的精神体,让他见着了绝对不会轻易放过!

  气势汹汹的张佳乐冲到塔里第一件事就是问向导登记部部长有没有哪个哨兵的精神体是植物系的,形态是一根笋。

  部长连线了哨兵登记部部长,那头一听描述就知道了,孙哲平啊,上周已经派往前线了,你们向导部找他有事?

  面对部长询问的目光,张佳乐发现自己竟然无言以对。

  怎么说?跟部长说那个叫孙哲平的向导的精神体把自己的精神体给欺负了?谁也没听说过主人为精神体讨公道这种事啊……

  张佳乐忙摆手说没事,只是好奇,夹着尾巴要走,突然想起了什么,问,那个哨兵已经结合了?

  一般来说,只有已经结合精神力稳定的哨兵才会被派往前线,谁也不敢拿未结合的哨兵向导去冒险,因为那很有可能杀敌一千自损八百。

  哦没有。部长似乎也听说过孙哲平的大名,解释道,孙哲平的稳定性被评估为s级,前线缺人,也是没办法的事。

  那不是乱来吗!张佳乐一下子炸了起来,就算是s级的稳定性,面对战场变幻莫测的环境刺激,未结合哨兵只要发生精神力暴走,致残致死率都是极高的!

  乱不乱来我们说的不算,这是塔的决定。

  部长一句话把张佳乐给打发了。回去之后,张佳乐一直在琢磨那个叫孙哲平的哨兵。

  根据规定,未结合哨兵和向导被完全隔离,包括彼此的信息,张佳乐不知道孙哲平是怎么样的一个人,却莫名其妙地对他的安危惦记上了。

  小花看出主人不高兴了, 不知从哪里又掏出了一颗自产的瓜子来安慰主人,张佳乐看看他,想起来了,摸了摸自家小花的花瓣,对不起啊没能帮你把那颗笋找回来,他和他的主人去打仗啦。

  听懂了他在说什么,小花的花瓣耷拉了下来,没精神。

  你很失望对吗?那也是没办法的事,可惜我还没结合不能上战场,不然可以带你去前线找他……

  哎等等!谁说未结合就不能上战场了!那个叫孙哲平的家伙不也去了么!

  张佳乐一拍大腿,说干就干,立刻开电脑递交了自己的正式入伍申请。特殊时期,只要他能通过精神力稳定性考核,前线不会拒绝一个有战斗力的哨兵和向导,尤其是向导。

  前方战线颇长,虽说立刻就通过了审核,张佳乐要在万千哨兵中找到孙哲平也不是件容易的事情。战争一打响,敌人的威胁如影随形,时刻要提防着头顶上飞扬的炮火,还得负责整个营地的防御工事,张佳乐也没多余的心思去惦记孙哲平了。

  那场战役胶着了三个月,你来我往,你进我退,最后全面爆发,双方各死伤无数,被搁置半年之久的停火协议再次回到了谈判桌上,战事暂时平缓了下来。

  张佳乐的工作量却一点都没减少,他负责缓冲带的排雷,以及带着医疗队,开启精神力寻找生还的哨兵。

  每天带着小花在硝烟狼藉的地方前进着并不是什么美好的体验,特别是走几步可能就看到带着己方牺牲的战士,张佳乐能做的也只是拿回他们的军牌交给塔里。

  张佳乐原本想着,这样的环境他的小花儿不会愿意出来,可是小花竟出乎他意料的,全程陪伴着主人,小葵花在硝烟弥漫的战场上身先士卒,用他粉粉嫩嫩的小身体像一只搜救犬一样探寻别人的精神体。

  搜救已经进行了十来天了,天刚刚亮,醒来的张佳乐觉得自己精疲力尽。

  他或许并不适合成为一个军人,总是太感情用事,又有极强的精神共鸣能力。在牺牲士兵残存的精神力里,他感觉到了无助,痛苦,求生的欲望,而他做不到平静地让负面情绪过去,总是想着安抚他们,却无能为力。

  真不是人干的活啊。张佳乐抬头望着行军帐篷的顶部,脑袋里乱乱的。

  小花儿也现身了,蹭了蹭主人的脸,又是新的一天,继续前进!

  因为还负担着排雷的工作,张佳乐带着小花和医疗队拉开一些距离,并没有同行。这天和往常一样,小花负责找精神体,张佳乐负责开启精神力找哨兵的共鸣,才走了没几公里,小花突然跑了回来,花瓣变成兴奋的红色,示意张佳乐跟他走。

  张佳乐不明就里,以为自家小花发现了受伤的哨兵,奔跑了近两公里,气喘吁吁的,站定了才发现,焦土上竟然躺着一颗灰扑扑的笋。

  小花已经泪奔了,扑上去用自己的花瓣把笋柔柔地拥在怀里,分泌出花蜜清洗他的笋衣,可怜的笋儿露出斑驳的本体,让人看着就心疼。

  张佳乐意识到了什么,走上前去观察笋子,问,你的主人呢?

  被小花抱着治疗的笋子艰难地挪动了一下身子,蹒跚地往一个方向带路。

  那是一个被轰炸得支离破碎的临时防空洞,大概建造的时候没人监工,用的也不是钢筋水泥,经过战火荼毒后已经变成了废墟,在笋子的带领下,张佳乐找到那个精神力气若游丝,靠在墙头,身上伤痕累累的哨兵。

  就那样了,看到有人来了,那哨兵还酷酷地挑了挑浓眉,跟他的精神体一个拽样,说,是你啊,我认得你。

  这种时候就不要说话了你的伤口还在流血呢!张佳乐也不知道自己在着急什么,吼了他一句,想出去招呼医疗队,一想自己早就跑离了既定的路线,医疗队只是些普通人又哪里跟得上自己。

  干脆撸起了袖子亲自去料理他的伤势,横竖自己也学过点浅显的护理包扎技巧——他既然在这个地方呆了这几天没挂,应该没受什么重伤。

  衣裳的布条被扯开好几段包扎醒目的伤处,张佳乐手上没药,只能用向导的精神力去安抚孙哲平,说,你闭上眼睛休息啊,交给我,希望他好受一点。孙哲平看了看他,意外听话地闭了眼睛,张佳乐集中精神去触摸他的精神屏障,可是不进入还好,一旦接近了孙哲平的精神屏障,张佳乐就发现不对劲了。

  如果说,每个哨兵向导都有风景全然不同的精神世界,那么孙哲平的世界里没有任何风景,灰扑扑的屏障上支离破碎的裂缝,仿佛龟裂而干涸的大地一样,张佳乐连一寸都无法探入,甚至不敢再碰一下,一碰就要碎。

  天哪,你精神力暴走过了?

  孙哲平睁开眼,嘴角依然挂着漫不经心的笑容,问,是不是没救了?

  这就是张佳乐一直担心的事情,让未结合哨兵上战场和让他们送死也差不多,不说飞扬的炮火,在极端情况下哨兵的自爆能带来巨大的战斗力,但随之而来的就是精神力暴走,精神屏障在重压之下碎裂。而精神屏障是哨兵和向导精神力最重要的防御体,破碎之后,轻则失感,重则陷入长夜,和死了也没两样。

  张佳乐心惊胆战地抚摸着脆弱的精神屏障,深吸了一口气,问,你这样多久了?

  三天,我感觉还行。

  行你妹啊!你都快挂了好吗!张佳乐内心疯狂吐槽,又怕刺激到这个哨兵,站起身子来焦急地踱步想办法。

  如果是在塔里,有再生治疗仪器,加上有经验的向导的安抚,有一定概率能够修复岌岌可危的精神屏障。可是现在根本就没有这个条件,只有自己这么个从来没给人做过相关治疗的菜鸟向导。

  哦对了,还是没结合过的向导,简直跟要一个黄花大闺女去帮人接生一样的难度!

  别走来走去,来我身边坐着,我好久没那么放松了。

  张佳乐看看靠着墙角的哨兵,再看看躺在自己家小花儿怀里的大笋,一咬牙,说,我会帮你的。

  怎么帮?我没结合,你也没有吧?

  未结合的哨兵向导之间只可能进行广泛的安抚,却没办法进行深入治疗。换个简单的说法,就是频率未必对接得上,自然容易事倍功半。

  这你别管,为了我们家小花不伤心我也得把你治好了!

  他真是世界上最操心的主人了,自己精神体出去谈恋爱了,他还得负责帮恋爱对象的主人疗伤。

  可是……孙哲平也挺可怜的,张佳乐不想承认,看到他精神屏障斑驳的模样,自己竟然没来由地心疼了,明明是面都没见过的哨兵啊!

  当务之急,救人要紧!张佳乐咬着唇,把自己的上衣脱和军裤都脱了。

  你…孙哲平的眼睛都瞪大了,不太敢相信平日里被塔守护得连名字都不可以被泄露的向导竟然会在重伤的自己面前脱衣服。

  闭嘴!你也得脱!说着动作强势却温柔地把孙哲平身上的破烂布条也剥光了。幸好天还不冷,也幸好这个鬼地方应该没人能发现。

  眼下废墟里就只剩下一个未结合的,受重伤的哨兵,以及另外一个未结合的,自己。虽然看上去很羞耻,但这一切都是为了治疗。

  除了结合,没有任何办法能够让他在不损坏屏障的方式下进入孙哲平的精神世界了。而现在的孙哲平,根本无法进行临时的精神结合,那剩下的,也只有肉体结合了。

  张佳乐从来没想过自己有朝一日会在一个废墟里,主动把自己给交出去,要知道肉体结合是一辈子的事情,除非一方死亡,没有办法去除。但张佳乐顾不得那么多了,眼睁睁看着孙哲平死亡或者失感都是他无法忍受的。如果没了大笋,他的小花儿会哭死吧。

  摇头摒弃脑子里的胡思乱想,张佳乐用双臂拥住了孙哲平,轻轻地,把自己摆坐进了孙哲平怀里。

  你不要想多了,我们必须先结合我才能帮你修复精神世界,我……

  张佳乐也说不下去了,要怎么结合他也只是在生理课上得知过,现在哨兵发着烧,灼热的温度烫贴得印在他的肌肤上,张佳乐觉得自己的脑子也被弄得糊糊的,明明知道接下来该怎么做,就是羞得下不去手。

  你想跟我结合?哨兵的气息也微喘着,没有一开始那么淡定。

  不是!是只有这样才能救你!所以……

  不用你救。孙哲平推开张佳乐,黑漆漆的眼睛看着他,舔了舔自己干燥的唇,说,我不想乘人之危,也不愿意任何向导因为这样的原因和我结合。张佳乐,你是叫张佳乐对吧?虽然你很诱人,但是这样的方式,不行。

  张佳乐被一句诱人弄得满脸通红,水水的眼睛瞪着孙哲平,你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吗?不这样,你就会进入长夜!真不知道你三天怎么过来的!

  长夜也比把你欺负了要好。孙哲平比张佳乐想象得更固执。

  什么欺负,也没有啊!我心甘情愿的又不要你负责!张佳乐都快吼起来了,虽然还光着身子在人身上坐着,没什么气势。

  不要我负责更不行了,不用说了,你走吧。

  你这人!张佳乐怒火攻心,一下子又想起了他的精神体把自家小花儿就这样吃了,主人倒是有节操得很,在生死关头还想这些有的没的,难道还要相亲谈恋爱递交结合申请了才能结合么?那时候他都成植物人了!

  张佳乐气不过,当然也不肯起来,心一横,把孙哲平推在了墙上吻了下去。

然后点这儿

评论(11)
热度(188)
  1. 龟梨千郁-爱甜点爱岚岚叫我小菠菜 转载了此文字
    好看……找了好久

© 叫我小菠菜 | Powered by LOFTER